倘若我死而你尚在人世

伊子/Yancy‖霹雳‖冰球RPS‖聂瑶‖楼诚‖21一生推‖我长那么帅当然不是异性恋也不是同性恋——我是无性恋啊

【侠客风云传/谷荆】狂且

一个老套的春药车,怎么说都还是骑乘妙啊

荆棘没想到自己会中招。
他行走江湖也有几年了,虽然履历不如某位英俊潇洒谦谦君子辉煌,也不差什么刀下亡魂剑下败将,结果居然栽在了一个长得像幼女的采草贼的红豆饼下。
这也是十分尴尬了。
荆棘觉得自己特别冷酷特别帅,但其实他特别心软,看着那个大眼睛的小姑娘眼巴巴地看着他问他要不要买个红豆饼的时候,他答应了。
绝对不是谷月轩给他做的红豆饼太难吃他吃了一个月实在是受不了了的原因。
全身上下被陌生的情欲烧灼着,荆棘迷迷糊糊地想起谷月轩在他第一次单独出谷时,忧心忡忡婆婆妈妈地叮嘱:“阿棘最是心软,但是江湖上有很多人专门盯着心软的人,不要乱吃东西,不要去路边小摊喝茶,不要住毫无名气的客栈,不要随便答应和人同行……”
我,荆棘,冷酷无情!他当时是这样想的,然后捏着师兄给的夹生红豆饼,昂首阔步地离开了逍遥谷。如今想来,心软真是要不得。
那女人还在耳边嘻嘻笑着,如果这是个前凸后翘堪比夜叉的大美女,其实荆棘不介意跟她春风一度解决处男之身的问题……应该吧。但是对一个干瘪瘦小的小女孩,荆棘觉得自己又不是变态,实在是,下不了口。
“荆郎,不要抵抗了,这种药,三个时辰内不解了,就会爆体而亡的。”那采草贼笑着走过来,摸着他的脸道。
“滚!”荆棘试图用内力压制体内的媚毒,却加快了意识的涣散。
该死的!他想,我不会真的被这小女孩破了处男身吧。
“阿棘!”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从屋外响起,“你在里面吗阿棘?”
谷月轩?他怎么会在这里?荆棘觉得自己已经无法思考,就见他的师兄,逍遥谷大弟子踹破了大门,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了那女淫贼,把人打晕扔出了屋外。
谷月轩把师弟抱进怀里,伸手去探他脉息,荆棘此时已经有些浑浑噩噩了,滚烫的身体贴在师兄宽厚的怀抱里,好像久旱逢甘霖,他勉力找回了神智:“谷月轩,你怎么会在这里?你跟着我?”
谷月轩不自然地咳嗽了一声:“不是的,我只是帮史刚史捕头捉最近作案猖獗的一个女淫贼,据说此人形貌如同幼女,总喜欢卖加了料的红豆饼……反正只是恰巧而已。史捕头在外面呢,真的不是跟着你……等等你怎么了?你吃了红豆饼?”
“你他妈能不能少废话啊,谷月轩!老子什么情况你看不出来?”荆棘吼道,他以为自己特别有气势,可是满脸潮红眼神迷离衣衫凌乱,语气又是恼羞成怒,在谷月轩眼里简直软绵绵像撒娇一样。
谷月轩摸了摸他的脸颊,荆棘情不自禁地蹭了蹭,像只大猫,他好像听见谷月轩嘟囔了一句“我的阿棘果然是最心善也心软的好孩子”,还没来得及发火整个人就被腾空抱起,以一个他曾经特别熟悉的姿势被师兄抱到了床上。
谷月轩把他轻轻放在床上,为他解开衣服:“阿棘,你能行吗?”
荆棘把手伸下去,面红耳赤地吼:“你转过去啊!”
谷月轩耳朵红了,乖乖地转了过去,再转过去之前还贴心的给他拉了床帘。

http://www.spinates.com/post/3889

荆棘手臂抬起来,遮住自己的双眼,粗声粗气道:“那你快点。”说完却忍不住发出一点闷闷的呻吟,腿根颤抖起来。
谷月轩赶紧给他清理完,草草给自己擦了身体,又并排靠在荆棘身边。
荆棘转过身去:“离我远点,好热。”谷月轩为他掖了掖被角,笑着道:“睡吧,阿棘。”
荆棘实在是太累了,很快均匀的呼吸声响起,他转过身,习惯性地靠在了谷月轩的怀里。
谷月轩揽住他,轻轻吻了吻他的发顶,声音轻柔得像叹息:“我的阿棘……”
他唇角含笑,很快也陷入了宁静的睡眠里。

评论(7)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