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若我死而你尚在人世

伊子/Yancy‖霹雳‖冰球RPS‖聂瑶‖楼诚‖21一生推‖我长那么帅当然不是异性恋也不是同性恋——我是无性恋啊

【ACCA13区监察课/尼吉】Things We Lost in the Fire 1

原作:ACCA13区监察课
CP:尼诺/吉恩,利利乌姆/格罗苏拉
私设ABO,三个性别都有信息素,区别在于荷尔蒙的成分,气味随机。
关于他们信息素的味道,有一点点参考那个primaniacs香水_(:з)∠)_

Chapter 1

吉恩的分化期来得晚且突然。
大部分人在15岁到18岁时都开始分化出第二性别,信息素里头的荷尔蒙分泌出不同的滋味,Alpha是富有冲击力的,Beta是趋于平淡的,而Omega是甜蜜的。
吉恩·欧塔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认为他是个Beta,原因就在于此:同另外两个性别来得迅速且明显的分化不同,Beta的分化来得无声无息,信息素也没有多大变化。
但是无论如何,他晚来的分化期还是到来了,在他二十五岁那年,突如其来的热潮袭击了他。
那是很平常的一天,吉恩下了班,和尼诺约好了喝酒,在等待好友的时候,他摸出烟盒,突然眼前模糊了一瞬,烟盒脱落。
他闻不到自己的信息素味道,也就无从得知,那烟草味里夹杂着全新的,琥珀的甜腻香味,让所有的Alpha蠢蠢欲动。
他感觉到了热,弯下身想去捡起烟盒,捏着烟盒的手被人握住,蓝发的男人皱着眉看他,眼睛里有一点他不明白的深意。
他闻到尼诺身上尤加利和海洋的气息,是他熟悉却陌生的,熟悉在于他们认识了十年,而陌生的则是那里头隐隐透出的吸引力——好像无法抵抗的自然法则。
“我们走,你开始分化了。”尼诺低沉的嗓音在他耳边响起,他悚然一惊,感觉到酒吧里其他Alpha带着侵略性的气息的接近,对于友人的信任让他下意识地点了头。尼诺脱下自己的黑色大衣把他包裹起来,他整个人陷入了尼诺的信息素之中,这让他有些微的晕眩,只能亦步亦趋地跟着高个子Alpha走到了外头。凉风一吹,人也稍微清醒了一点,尼诺骑上摩托,让他上来:“走吧,你不能现在这样回去,萝塔会担心的。”
他们到了尼诺的公寓,吉恩其实并不经常拜访这里,尼诺是个很注重个人隐私的人,吉恩有时候会开玩笑地说他的屋子里说不定有个蓝胡子的房间,尼诺只是微笑。
尼诺的公寓完全不像是单身男人的公寓,整洁而毫无人气,想来和他的工作也有关系,他大概并不经常回来,给吉恩拿新拖鞋的时候还想了想在哪。
吉恩倒在他的沙发上发抖,不停地流汗,尼诺过来喂他喝水,低声安抚道:“我去看看抑制剂……”
他起身往房间走去,自言自语道:“我本以为用不着了,也不知道有没有过期。”
好在他购买的抑制剂保质期足够长,吉恩被他扶起来,也顾不上问他怎么会有Omega专用的抑制剂了,在后颈打了一针,他感到自己体内翻腾而不受控制的热潮慢慢地镇定下来,金发汗湿着贴在脸颊上。
“再喝点水。”尼诺给他倒了一杯温水,加了一点盐,“你快虚脱了。”
“你怎么会有Omega专用的抑制剂?”吉恩问。
“以备不时之需而已,这不就用上了吗。”尼诺回答,去浴室给他拿了条新毛巾,“擦一擦吧,等会我送你回去。”
吉恩认识尼诺那么多年,也习惯了他总喜欢转移话题的老毛病,但这时候他的好奇心突然活跃了起来,继续问道:“那是为了你的Omega?”
尼诺在开放式厨房里做三明治,听到他的话手上动作顿了一顿:“怎么可能,我有Omega你会不知道吗?”
“说的也是,不过尼诺你一直都很受欢迎呢,虽然没见你接受过谁。你喜欢怎么样的对象?”
“对象的话,摩托车就行了。来,吃吧。”尼诺把盘子放在他面前,“这两天你最好请假找个地方待着,等信息素里荷尔蒙含量稳定了再出去。不要抽烟。”他夺去吉恩手中的打火机,严肃地制止了他。
吉恩耸了耸肩,道:“我知道了,那我现在怎么办,回去以后做个体检报告给部长?”
巴登区是开放而包容的区域,无论是哪个性别,只要在抑制剂和信息素香水的保护下都可以正常工作,但其他区就不都是这样的状况,例如封闭的斯威茨区还遵循着“Alpha主外,Omega主内”的贵族教条,而即便是王室所在的多瓦区,Omega也并不能做过于抛头露面的工作。
“你的工作……或许不适合上报。”尼诺道,“但是你本来就分化得晚,不上报也算不了什么。”
吉恩皱眉道:“我的调职申请上周就交了,只是还是没有批复。”
尼诺心想,他怎么可能放你走呢,一边笑了笑,手指拨弄着盘子的边缘:“你打个电话请假吧,萝塔哪里我替你说,你去找个旅馆住几天。”
“为什么要找旅馆,我觉得你这里就不错。”吉恩歪了歪头,问。
尼诺这回露出了一个真正的苦笑:“吉恩,我是个Alpha,要不是我有足够的自制力,一个在分化期热潮中的Omega,可不能像你一样毫无防备地出现在Alpha面前。”
他起身,把桌上的餐盘收拾起来,背过去不看吉恩错愕的脸:“你今晚可以留在这里,打了抑制剂应该是没有问题,至于明天,我帮你去买信息素香水,你就去找个地方住下吧。”
吉恩愣愣地点了点头,问:“那你今晚住哪里?”
尼诺懒洋洋地回答:“当然是在沙发上给你守夜啊,王子殿下。衣服在床上,没穿过。”
他听见浴室里隐隐约约的水声,摸了摸发烫的腺体,长叹了一声,庆幸自己把Alpha抑制剂就放在了外头冰箱的冷冻柜里了。
尼诺给自己打了一针,清理掉了一切可能会暴露“吉恩·欧塔斯是个Omega”的痕迹,吉恩才走出来,穿着他新买还没来得及穿的黑色T恤,擦着头发问:“吹风机在哪?”
“盥洗台下面的柜子里。”尼诺转身看到他,一时失语。
或许是突如其来的分化期,让吉恩的模样再一次从性别的角度变得清晰起来。尼诺注视了他很多年,本以为他每一个细节都了然于心了,但此刻竟觉得有些陌生。
T恤因为是尼诺的尺码而显得有些大,松松垮垮挂在吉恩清瘦却线条流畅的身体上,露出一大片白皙的肌肤,和精致的锁骨,金发湿漉漉地贴在吉恩的脸上,让他心头一悸,几乎是狼狈地转开眼。
“我先去睡了,好困。”吉恩打了个哈欠,对他摆摆手,“晚安。”
“抑制剂里有安眠成分,你也该睡了,晚安,吉恩。”尼诺道。
他看着吉恩把门关了,摇了摇头:“这么放心我吗,吉恩?还是你根本没有意识到呢?”他走进浴室里,闻到了Omega甜美的荷尔蒙,浮现在他熟悉的烟草味里,不禁有些失神,他用冷水洗了澡,走出来坐到电脑前,打开了文档。
“那么接下来……报告该怎么写呢?”他自言自语地嘟囔着,眉心浮现一个小小的结,“你可真是给我出了一个大难题啊,吉恩。”

评论(7)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