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若我死而你尚在人世

伊子/Yancy‖是鸽子‖不填下一个

【楼诚】自深深处(上)

你们要的soulmate梗!

养成真的是好爽好萌!

给soulmate定了个名字叫“同命”,手腕上的句子叫“同命契”,真够烂哈哈哈……

我一直不擅长取名字OTZ

聚光灯下明天更咯,反正这个也很短,就和其他的一样分上中下。


正文:


明楼出生九年后,他的手腕上多了两个字。

那两个字清隽挺拔,是“哥哥”。

他奇怪万分,想起大姐手腕上的字,便跑去问母亲。

他的母亲是个极其好看又温柔的人,看到他手腕上的字,愣了下,浅浅笑了。她抱着明楼,用她好听的声音念了一段话。

“天地生人,皆有同命。同命者,半身也,以腕上之文为契,同命生而文显,同命失则消。然命数自有天定,得同命者,少矣。”

同命,陌生又熟悉的词,指的是世界上最契合他的人。那人在他手腕上出现那句话的一刻出生,或许就在他身边,或许在天之涯地之角。他手腕上的字,是那人的笔迹,那句话,是那人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明楼看着母亲的眼,问道:“妈妈,你和父亲是同命吗?”

他的母亲柔软的手指抚过他的额头:“明家人总是很幸运,能够遇到自己的同命,我和你的父亲也是,你和镜儿也会的。”

她眼底划过一点怅然的神色:“只是这乱世,就算找到了,又不知能相守多久。”

明楼那时只是似懂非懂,后来他的父母身死,他看着大姐含泪扛起家里的一切,和她的同命,那个革命者在火车站分开,在一天深夜,因为手腕上失去的文字而哭泣。他突然明白了母亲那时候忧虑的神色从何而来,他想,他要保护那个人。

不知为何,明楼笃定,他会遇到他的同命,或许是母亲的话,或许他们真的在冥冥之中有着感应。

阿诚觉得自己不能呼吸,他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养母在那天从孤儿院回来之后就赤红着眼,不断殴打他,不再让他上学,他好饿,好冷,好疼……

他还记得除夕,他陪养母去明家拜年,明家的大小姐拉着他的手给他红包,大少爷去拜访老师回来得晚了,他去厨房帮忙,厨娘给了一块糕,说是大少爷给的。

可为什么一切都变了?

桂姨沉默地看着阿诚,她想到她手腕上的字消失的那天,她浑浑噩噩地跑出去,遇到那个商人,她一厢情愿地陷进去,生了个孩子,又把他送去孤儿院,一年以后接回来。

嬷嬷的话又在耳边响起:“那个孩子,早就被于先生带走了。这个孩子不过是一个孤儿,你的孩子出生时手腕上没有同命契,这个孩子出生时就有。”

她看见阿诚擦地板的动作变得迟缓,霍然起身,用尖锐的嗓音骂着阿诚,拿起手边的火钳:“野种,小赤佬,还敢偷懒……”

阿诚想,他要跑,跑回孤儿院去。

明楼抱着那个孩子,觉得他轻得吓人。他记得这个孩子,桂姨的养子,新年时来拜过一次年,聪明伶俐,大姐很喜欢,他也喜欢这孩子一双小鹿似的眼睛,虽然只远远地看过一次。那时候这个孩子穿的虽然不太好,看得出是新的,桂姨拒绝了明镜给的明楼的旧衣服,说她的孩子不是做下人的,还说要送他去上学,可现在是怎么回事,不过几个月,这个孩子就被虐待成这样了?

明楼看见他手里捏着自己吃剩的饼干屑往嘴里塞,不知道为什么心隐隐颤抖起来。

把阿诚送回去,他和明镜讲了这事,明镜不太相信,他们就一起去了桂姨家。

桂姨家的门反锁着,有人对着那边指指点点,说那家大人刚才又打孩子了,那孩子乖巧懂事,可怜哟。

明楼踹开了门,看见阿诚小小瘦瘦的身子伏在地上,俨然还是被推倒在地殴打时的样子,明镜惊讶又愤怒,明楼只觉得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充满了胸腔,让他的心发紧。

他冲上去,把阿诚抱在怀里。那孩子瘦弱的身体颤抖起来,像是在害怕。

他低低地安抚道:“别怕,我在这里。”

阿诚在他的怀抱里,慢慢地流下了眼泪。

明楼把阿诚带回家,阿诚很安静,一句话也不说,大大黑黑的眼睛睁着,麻木不仁的样子,只是手紧紧攥着明楼的袖子不肯放开,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一根稻草。

明楼只觉得自己快要不能呼吸,一个原本活泼的孩子,成了一个傀儡,一个奴隶,全身上下都是伤痕。

阿诚不放开他,他也不想离开这个饱受虐待的孩子,便抱着他睡觉,那孩子在他的胸口靠着。

明楼道:“阿诚,你以后就跟着我,做我的弟弟,我不会再让任何一个人像这样欺侮你,虐待你。好不好?”

阿诚在他的怀里,头贴在他的心口上,安安静静像个娃娃。

明楼把人抱在怀里,突然听见一声“哥哥”。

他愣住,心脏忍不住激荡起来。

等阿诚睡着了,明楼小心翼翼挽起了阿诚的袖子,借着月光,在他左腕内侧,看见纵横的伤口下的句子,那是他的笔迹。

别怕,我在这里。

他感觉温热的眼泪流出了双眼,把阿诚小小的身子抱得更紧。


TBC


2015-11-08 /  标签 : 楼诚伪装者 251 19  
评论(19)
热度(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