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若我死而你尚在人世

伊子/Yancy‖霹雳‖冰球RPS‖聂瑶‖楼诚‖21一生推‖我长那么帅当然不是异性恋也不是同性恋——我是无性恋啊

【楼诚】聚光灯下(十九)

这章终于似乎要完全进主线了哈哈哈
以及我的另外两篇也求关注啊!诉衷情近和早梅记。
话说我要不要打个专门的tag:楼诚聚光灯下?

正文

除夕夜,明家的传统是无论如何要遵守的,至少对于明楼明诚来讲是肯定的。

明台在“香港上学”,放假的时候“做课题”,明镜就没有说什么,反倒安慰他。

“好啦,我知道你是第一次不和家里人过,等你真的放假了就回来,我请假在家里陪你好不好?我们明台最乖了。”明镜挂了电话,明楼苦笑:“姐,他都几岁了,你还把他当小孩子看啊。”

明镜瞪他一眼:“管不了你和阿诚,我当然只管明台啦。我跟你们说,不管你们要做什么,绝对不要把明家的基业都扯进来。”

明楼最近跟不要钱一样搞狙击,明镜又不是蠢的,自然察觉到他的豪赌,她叹口气。

“明楼啊,你从小就成熟,有自己的想法,但是有的时候更重要的是眼前的事情和人,而不是一味揪着过去不放。”

明楼怔了怔,然后摇头:“大姐,这件事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复杂,我不能多说,只要你知道,我的目的不只是为了复仇就好了。”

明诚走过来:“大哥,你的车到了。”

明楼接过他手里的夹克:“我先走了,回来吃饭。”

明诚跟他走到客厅里,明楼问他:“东西准备好了?”

明诚点头:“皮带。”

他失笑:“我以为你会给他准备手表。”

“我穷啊。”明诚摊手,“你可别忘了报销。”

明楼探身过去,亲了亲他的鼻尖:“知道了,小财迷。”

明台正在几个投资商中间难安,于曼丽在汪芙蕖边上敬酒,喝了一杯又一杯,显出一些故意为之的醉态,汪芙蕖搂住她的纤纤细腰,明台觉得自己脑袋上青筋一跳。

那是我的女朋友!虽然我还没有追到。

“我去厕所。”他起身,说。

他的身份不算是秘密,不过也说了是想自己出人头地的,因此虽然叫来陪酒,也没人敢真的灌他。

从厕所出来,他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端着酒瓶子进了包厢,那个身影很熟悉,像是最近刚刚见过的。

短头发,女人,谁?

他觉得自己大概眼花了吧,那服务员退出去的时候,脸根本不是熟悉的谁谁谁。

汪芙蕖拿了那瓶赤霞珠,于曼丽这时候已经到别人的位子边上坐着了,那是蓝衣社的宁海雨,也清楚他们的任务,显然是准备帮他们打掩护了。

异变陡生,汪芙蕖喝了那杯赤霞珠,突然伸出手,喉咙里发出嘶哑的声音,他站起身,好像要说什么,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就倒下了。

宁海雨皱眉,转头立刻对明台和于曼丽道:“你们两个人身份特殊,快走,就当没来过。”明台看了看在座的几人,有的掏手帕擦汗,有的打120和110,就是不看他们。明台点点头:“好。”

他们出了门,换了衣服,急匆匆离开了酒店,明台揽着于曼丽的腰和一个女人擦肩而过,他看了一眼对方。

“我知道是谁干的了。”他轻轻在于曼丽耳边说道。

同一时间,明诚得到了消息:“大哥,程家动手了。”

明楼看了一眼对面的汪曼春,压低了声音:“她接近明台,的确是有目的的。”

“谁?”于曼丽问。

“程锦云。我们之前在樱花号游轮上见过的……我以前追过她的星,但是……”他用诚挚的眼神看于曼丽,“我真的只喜欢你一个。”

“滚。”于曼丽笑骂,“说正经的。”

“她接近我有目的,现在看来就是要陷害我了。毕竟明家和汪家不和不是一两天的事情,她大概觉得我是什么冲动无脑的纨绔子弟吧。”明台说。

汪曼春脸色煞白,明楼看着,叹了口气:“不知道是谁干的……曼春你……节哀。”

“我要去警局,师哥你先回去吧。我想和叔父单独待会。”汪曼春凄然开口。

“我不放心你,曼春。”明楼道。

汪曼春挤出一个笑:“你跟着我去,伤心的就不只我一个了。”

明诚在车上等他:“她怀疑你了?”

明楼拖着他的手腕把人抱进怀里,要不是两个人都身高腿长他估计要让明诚坐在他的腿上了:“这场戏,不容易啊。不过还是收到了满意的效果。”

明诚亲亲他的眉心:“看吧。”

明楼吐出一口气:“就看小家伙够不够聪明了。”

评论(5)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