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若我死而你尚在人世

伊子/Yancy‖霹雳‖冰球RPS‖聂瑶‖楼诚‖21一生推‖我长那么帅当然不是异性恋也不是同性恋——我是无性恋啊

【楼诚】聚光灯下(二十二)

新年第一天的更新!

宝贝儿们新年快乐!


正文


明楼在浴室里正好洗完,关上了水龙头,听见桂姨来了,轻手轻脚地关上灯。他知道明诚不会希望他们的关系暴露在外人面前,而桂姨,显然是外人。

明诚的眼睛不动声色地扫过漆黑一片的浴室,落到桂姨的身上。桂姨手里拿了个袋子,看不清是什么东西,他淡淡地问:“你来做什么。”

桂姨强笑道:“阿诚,我给你打了一件毛衣。”她拿出袋子里的衣服,铺在明诚的床上,“我那时候给少爷小姐织,你还对我抱怨说妈妈怎么不给你织……”

明诚打断她:“我没妈,”他的眼神复杂,看着床上的毛衣。毛衣织得很细软,用的羊绒线,深蓝色夹天蓝,样子简洁,是明诚会喜欢的风格。他拿过毛衣,发现和自己身材相近。

桂姨瑟缩的脸上展现出讨好的笑容:“阿诚……”

明诚把毛衣放下,推给她:“你这样是不是太迟了?”

桂姨的脸色一下子惨白:“是,是妈对不起你啊,可妈妈那时候神经有问题……”

“我说过了,我没妈,你该走了。”明诚回答,语气里已经有了不耐烦的意味。

桂姨失魂落魄地点了点头,眼睛不经意间往浴室看去,又毫无破绽地离开。她没有带走毛衣。

明诚长舒了口气,把毛衣扔到地上,在被子里蜷缩了起来。

明楼换了衣服,冷飕飕地凉气往他脖子里钻。他们的公寓里有中央空调,明家大宅却连台空调机也没有,因为是老宅子,没有办法动里面的一草一木,又怕空调功率太大烧起来,只好捂汤婆子。明诚抱着个铜的汤婆子锁在被子里,明楼冻得赶紧进去,把手放在明诚腰上。

明诚用手肘捅捅他:“冻死了,离我远点。”

明楼把人捞怀里,抢他的汤婆子:“你小子胆肥了啊,把汤婆子给我捂捂。”

明诚脸上表情不太好,干脆转过身,把汤婆子放在两人中间,半个人埋进明楼胸膛里。

他拿额头抵着明楼:“哥哥……”

明楼摸摸他的头发:“我知道,阿诚。”

桂姨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摆弄她的手机,她手里一个老年机,晚上也会响,为了不打扰别人,她想把声音关掉,可没成。

阿香走进来,递给她一杯热水:“桂姨啊,让我来帮你吧。”她很快把声音关掉。

“我刚刚去阿诚的房里,看见他挺冷的样子。是不是没有给他汤婆子啊。”桂姨说。

“啊,我忘了放了,阿诚哥回大宅也不怎么睡自己房的,没想到今天去了……不对啊他应该去书房里拿了吧……”阿香一惊,随即又若有所思地自言自语。

“书房?”桂姨作出不解的样子。

“对呀阿诚哥和大少爷回大宅一般都是来整理文件的,经常住在书房里,比较方便。书房里的东西比他房里的有人气多了,我本来以为这次还是会住的。”阿香回答。

“阿诚睡书房,那大少爷呢?”桂姨问。

“当然是……”阿香本想回答一起,突然想起桂姨是明诚的养母,硬生生停住了,“在自己房里啊。我去给阿诚哥送汤婆子!”说完,她跑出了房,速度快得仿佛落荒而逃。

桂姨慢慢放下老年机,从包的夹层里摸出了一只智能手机。

“阿香,你怎么来了。”明楼问,明诚在他怀里熟睡,眉头蹙着。

阿香轻声道:“桂姨说你们没有汤婆子。”

“阿诚去书房里拿了啊,我们有的。等等,她还说什么了?”

“还问阿诚哥睡书房,您睡哪。”

“你怎么回答的?”明楼眼睛眯起来。

“睡自己房间啊。”阿香笑嘻嘻地说。

“好,那你把汤婆子留下来吧,我们好歹两个人。”明楼说,接过阿香给的绿色塑料汤婆子,眉头打了结。

大年初一,汪曼春宣布接过叔父汪芙蕖手里的兆铭公司的股份。

“程家!”汪曼春冷笑,用两根手指夹着烟,“还有一个人……那是谁?明台!”

她的助理,现在的秘书小朱点点头:“明台,蓝衣社的新模特。”

汪曼春阴测测地笑了起来,想起昨天半夜里的邮件。

“明楼明诚关系密切,疑似同吃同睡。”

“你们都给我等着吧。”

“明台要暴露了。”明诚说,他懒洋洋地躺在明楼温暖的怀抱里,眼神却是清明,“汪曼春接过了汪芙蕖的势力。”

“怕什么,我们不就等着这时候吗?出去吃饭。”明楼亲亲他的额头。


评论(4)
热度(112)

© 倘若我死而你尚在人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