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若我死而你尚在人世

伊子/Yancy‖霹雳‖冰球RPS‖聂瑶‖楼诚‖21一生推‖我长那么帅当然不是异性恋也不是同性恋——我是无性恋啊

【楼诚】聚光灯下(二十三)

好想爬墙……我想写三九啊啊啊


正文


最后明镜还是没让桂姨走,桂姨在她房里哭了几个小时,甚至给她和明楼跪下,明诚再怎么样也不是铁石心肠的人,明镜哀求的眼神他根本没办法抵挡,只能每天待在自己房间,躲开其他人,甚至连明楼都不太肯见。

年初五迎了财神,明楼去上班,明诚休假在家,偶尔帮他处理点事情。明诚同样是金融系毕业,不过没读完,他好学,学得也快,自考也有了几个学位,明楼在床上开玩笑说让他别再拍戏,给他当秘书,既能干活又能被干,然后半个月没上得了明诚的床。

正月十五的时候地方台有个元宵晚会,为了保持热度明诚去了,编导是老相识,梁仲春。

后台,明诚在卸妆,刚才他上去唱歌,化的妆浓了,现在换个清爽点的。

梁仲春走进来:“兄弟,想不到你不光演戏好,做菜也好啊。”梁仲春最近转向幕后,看起来像是被现实打击得不轻。

明诚和他称兄道弟,他对明诚推心置腹,正是因为那些打击。他在外面养小老婆的事情败露,老婆哭闹不休,梁仲春常说他是个家庭主义者,他也的确是,他不愿为了小老婆和妻子孩子断了,也更不想把自己那个小家庭弄没了,明诚适时出手,帮他摆平了老婆,送去了国外。明诚的所作所为,梁仲春当然是感激不尽,不过他不清楚,消息也是明诚放出去的。

“兄弟,我有个消息给你,特别重要。”梁仲春轻声道。

明诚的化妆间狭小,隔音也是最好的,想来是梁仲春为了这个消息安排的。

“什么消息?”明诚问。他这两天觉得浑身不得劲,也的确想要找点事情做做。

“孤狼,听说过没?”梁仲春点了支烟。

“南田的王牌商业间谍,怎么不知道。”明诚皱眉,“该不会她派孤狼到我大哥那边去了?”

“可以这么说,她进你家了。”梁仲春眯眯眼,“而且是汪曼春派去的。就在最近。”

“她和南田,什么时候这么要好了?而且我家里其实没什么东西,都在我和大哥的公寓里。”明诚心念电转,却装出一副没明白的样子。

“她都能进你家公馆了,你们的公寓还进不得?我大概清楚你们在干什么事情,我们可是一根绳上的蚂蚱。阿诚兄弟,我可得提醒你,有些事情,得做干净喽。”梁仲春抽完烟,走了。

“最近几天,可以进出大宅的?有嫌疑的都有谁?”明楼在书房里的老板椅上坐着,明诚给他按摩太阳穴。

“三个人,陈秘书,林秘书,还有……桂姨。陈秘书是个日本人,藤田的人,但是他是高木的亲信,高木和南田一向不和,我已经放下鱼钩,只看他上不上了。林秘书是蓝衣的,王天风放过来的,他的眼光应该还好,不过我也做了试探。桂姨……”他不说话了。

明楼拉住他的手腕:“阿诚,看来我们要演场大戏了。”他转头去看明诚,他的阿诚脸色有些不好,明楼叹口气,亲亲他的指节,“你行吗?”

“我是个演员,大哥。”明诚道。“况且这么多年了,就这样吧。”

明诚和明楼在书房里爆发了前所未有的激烈争吵。明镜带着阿香去了苏州,明台一天到晚不知道去哪里鬼混,公馆里就他们两人,和一个桂姨。

“你什么意思?之前叫我我不要演戏去帮你,现在却不肯给我钱让我自己做点事情?”明诚梗着脖子看明楼,眼睛亮得像火。

“现在经济紧缩,就算你是名牌大学的金融系高材生,也不是那么容易创业的。”明楼皱眉,说。

“可明台你就不是这么对他说的,说白了你就是想把我拴在你的身边罢了。”明诚冷笑,“我跟你那么多年,你有见过我这么忠心的人?给你干活给你演戏给你……”

明楼站起来,把人逼到墙角去,他比明诚高一点,墙角有一个小小的坡度,看起来像是把人圈进了手臂里,他另一只手抬起明诚的下巴:“你跟我算账呢?对我是想把你拴在身边,你是我的人,当然必须在我身边。你可别忘了,是谁养大你的……”他慢慢凑近明诚的脸,像是要吻他。

“大少……大少爷!阿诚!”桂姨冲进了书房,手里的茶杯叮当乱响,“大少爷,阿诚这孩子没有什么坏心的,你就放了他吧。”她表情担忧,像极了慈母。

明楼沉沉地看了怀里的明诚一眼,放开他,低喝了一声:“滚!”

明诚瞪了眼桂姨,脚步踉跄地走了出去。


评论(14)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