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若我死而你尚在人世

伊子/Yancy‖霹雳‖冰球RPS‖聂瑶‖楼诚‖21一生推‖我长那么帅当然不是异性恋也不是同性恋——我是无性恋啊

【太子妃升职记/三九】不报(四)

越写越无聊了……
这明明是个肉文……为什么要有剧情……

正文

南夏太子齐晟二十三岁,与太子妃张芃芃完婚。
其实本该在齐晟二十岁时便完婚的,只是张芃芃哭着闹着不愿意,齐晟又常年带兵在外打仗,才拖了三年。
“我不愿嫁给齐晟。”张芃芃道,“不仅仅是因为你。”
齐翰进她的闺房不是一次两次,从来没人撞见,反正他们俩也不可能发生什么。大婚前一天的午后,他依约来到了张家。
他进来就听见张芃芃这么说。
“为什么,他算个良配。”齐翰毫不在意地回答,过去帮张芃芃挑首饰,他的品味一向很好,张芃芃很信赖。
“他算什么良配?”张芃芃嗤之以鼻,“除了那张脸和太子的身份,还有什么好的?齐三非偶啊。”
“不是这么用的。”齐翰道。
“我是不懂他哪里好,江映月喜欢就罢了,你还喜欢他。何况我去了东宫,就要一天到晚跟其他的女人争风吃醋,还不得疯?”张芃芃叹息道,“我不得不去争宠,为了张家,为了活下去。”
齐翰沉默,他的确没想到这点,可他又能怎么说,张芃芃是张家的人,她必须得争这点宠爱,佳丽如此多,齐晟却只有一个人。
“其实,我现在也看不清,我为什么要喜欢他了。”齐翰慢慢地说,“当年我们是很好,他宠我疼我,虽然不太擅长言辞,却一直很温柔。可后来我才发现,他不是不会说话,只是那个温言软语的对象从不是我。何况……”他没说下去。
张芃芃从铜镜里看他:“你想怎么办。”
他闭上眼睛,叹息一声:“附耳过来吧,芃芃。”
洞房花烛夜,齐晟应该是高兴的。
江映月半月前出阁,跟着齐率来的,齐率表情愉悦,她却悄悄盯着齐晟,神情哀怨。
齐晟对江映月的感情很是复杂。
直觉告诉他他该是喜欢江映月的,她温柔包容,虽然本性里是阴暗的,这不妨碍她给齐晟带来平静。他知道那夜的金戈是江映月下的,可他包容了。
他和张芃芃的关系多年来一直在恶化,原因在于齐翰,他每次看见张芃芃,哪怕她是个非常赏心悦目的美人,这点江映月根本比不上,还是心里烦躁。
而齐翰,他们之间不伦的关系保持到了现在,心却越来越远。最开始的时候,齐翰睡觉时还愿意钻到他怀里撒撒娇,直到江映月出阁那天,他酩酊大醉,对着白衣的九王喊了句“映月”,虽然那时候他已经完全不受自己控制,想解释,可齐翰却说:“与我何干。”
现在他想抱抱齐翰,都只能等人睡熟了,他都不敢再叫齐翰“乖宝贝”“好阿九”,只因为最后一次这么叫,齐翰把他踢下了床。
他走进新房,新娘坐在床边,穿着凤冠霞帔,头上的盖头没有摘。
齐晟没喝多少酒,今天宴会刚刚开始九王就不见了,他没有心情喝酒,一直在找人。
“太子哥哥。”齐翰的声音从盖头下面传来,齐晟瞪大了眼,掀开了盖头:“阿九?”
齐翰的脸经过了精心的修饰,他本就长得过于好看,白皙的肌肤,粉嫩的唇,衬着红色的衣服,齐晟感觉下腹火热。
“为什么是你?”他问,勉力维持理智。
“我跟芃芃很早就换了过来,和你拜堂的,是我。”他回答,“今天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哥哥,夫君……”他喝了酒,脸色泛起了红,双眸水润润的。
齐晟听见他的阿九喊他夫君,恨不得立刻按倒对方,他无心思考,却还是不得不问:“为什么?”
“因为她不想和你成婚,可我想。”齐翰回答,端起了合卺杯。
齐晟完全没办法思考,他随着齐翰的动作端起了另一只杯子,礼成。
这晚注定是放荡又迷乱的,他一直喜欢在床上把齐翰的衣服扯乱,却不完全脱下,这晚也不例外。几年下来,他们对彼此都有最深的了解,齐翰顺从地在他的手下张开腿,身后的禁地任他探索。齐晟咬着齐翰胸口的茱萸,手指在他体内弯曲,两人的物件贴在一处摩擦。
“太子哥哥……三哥哥……晟哥哥……”齐翰不断叫他,齐晟疯狂地挺动身体,双手捏着齐翰的腰,把人抱起来,他最喜欢这个姿势,可以入得深,又可以把齐翰放在手心里疼爱。
“叫什么?”他咬住了齐翰的喉结,齐翰恍惚间觉得像是被野兽咬住喉管。
“……哥哥……夫君——”他的话转为高亢的呻吟,软在齐晟身上。
齐晟却没够,他要个没完,直把齐翰干到没有被抚慰前面就发泄,腿软成棉花还不肯放过。齐翰眼角的泪水被他用舌头舔掉:“乖宝贝,这么大了,还爱哭……你看你真是浪……你是我的……”他在齐翰耳边反复低语。
“好阿九……”齐晟第五次在他身上释放,这次用的他的手,齐翰已经有些迷迷糊糊了,他感觉齐晟把他抱起来去清洗,下意识蜷缩起来。
他想,最后一次了,从明天开始,一切都会有不同。
他和齐晟,大概的确是要不死不休的。

评论(8)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