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若我死而你尚在人世

伊子/Yancy‖霹雳‖冰球RPS‖聂瑶‖楼诚‖21一生推‖我长那么帅当然不是异性恋也不是同性恋——我是无性恋啊

【太子妃升职记/三九】不报(五)

齐晟觉得犹在梦中。
大婚三日后他去上朝,齐翰已经自请去了江北大营。江北之事本是他来管,然而新婚燕尔,父皇听见老九如此懂事,自然欣然应允。
说实话,父皇的确一直以来偏爱九皇子更多,若非成祖喜爱自己,齐晟也清楚他不会坐上东宫之位。
齐翰走之前封了王,虽然不过是个郡王,但封地却是相当好的楚地。
他总觉得心下不安,直到听见张芃芃和绿篱说话。
“告诉他,我会帮他。”他很少去太子妃住处,不过是心血来潮,却没想到听见了一个惊天秘密。
齐翰想当太子,他想要齐晟死。
齐晟惨然笑起来,那那些抵死缠绵,洞房那夜的一切,又算是什么呢?
他想起成祖弥留时的话,老人握着他的手说:“齐翰心思难测阴鸷,隐忍不发多年,恐非良臣,你要小心。”那时他不明白成祖为何对他说这番话,现在想来,真是未雨绸缪。
他转身去找了江映月。
江映月和他一起时,他看着她的白衣,心里却在想另一个人,江映月已经嫁给了赵王,他的这位二哥算得上良配,可江映月却说,赵王也要当太子。
他想,到底这个位置有多么诱人,所以所有人都要当?
过了几年,张芃芃开始变了,她开始充满心机地算计齐晟,齐晟清楚这是齐翰授意的。那日张芃芃知道他去找江映月,表现得气冲冲跑过来算账,没成想江映月居然发狠把她推下了太液池。
齐晟当然清楚江映月手段的下作,可他没有阻止。
他心里是快意的,齐翰最重视的人大概就是张芃芃的,倒不如,让她就这样死了,最好。
没想到齐翰回京述职,正好经过,立刻把人救了起来。
齐晟心里恨到死,脸上却不显,只是慢慢走过去:“我的太子妃,不劳九弟费心。”
齐翰根本没理他,只是叫着张芃芃的名字。
齐晟心头火起,一把拉住齐翰细瘦的手腕:“让太医过来。”
齐翰看他一眼,刚要挣扎,却被他拉到怀里,齐晟脚下一踏,便把人带进了寝宫。
齐翰身体一直不太好,习武不过为了强身健体,身边后来一直跟着个杨严,虽然在军营里待了几年,也一直是个儒将,武艺实在一般,而齐晟却是实打实的练家子,齐翰自然挣扎不过。
“你要干什么?”齐翰问。
齐晟却没有回答,或者说,他的回答简单粗暴。
他托起齐翰的下巴,一下子吻了上去。
他有好久没有碰过齐翰了,他甚至没有碰过任何人,齐翰的滋味魂牵梦萦,光是亲吻他就觉得自己的下身快要爆炸,齐翰微弱的挣扎像是欲拒还迎,只能让他更加深陷情欲之中。
齐翰的身体齐晟太过熟悉,他把手伸进去,拨弄那一边的茱萸,齐翰惊喘一声,身体便软了。
“乖宝贝……”他轻声诱哄,“你是我的。”
齐翰没有答话,只是睁着眼睛看他的动作,眼神清明。
齐晟只觉得头脑发热,火气和情欲一起涌了上来,让他一会想要把人就这么困在怀抱里,咬得他全身没有一块完好的肌肤,一会又想要抱着他轻怜蜜爱,吻遍齐翰的全身。
他闯进齐翰的身体,根本没有润滑,齐翰脸色发白,闷哼一声,却只是抱着他,齐晟一下子就觉得后悔,慢慢抽身出来,去查看齐翰的后面。那里又红又肿,还好没有怎么撕裂,齐晟低下身去吻那里,齐翰惊叫起来,手指痉挛着握住他的衣袖,齐晟用舌头描绘接受他的地方,对着那处吹气,然后慢慢去开拓,他们很久没有做,他却记得清楚,齐翰喜欢被怎么样。
他再次进入的时候齐翰已经情动。齐晟用力顶着,一边不停地说:“阿九,你是我的,我一个人的……”
他的唇疯狂地落在齐翰的唇上身上,却得不到回应。
终于他发泄了,齐翰也说话了,他的声音里还带着喘息,却是冷静到冷漠。
他说:“齐晟,你是个混蛋。”
他还说:“我不是你的,从不是。”

评论(9)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