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若我死而你尚在人世

伊子/Yancy‖霹雳‖冰球RPS‖聂瑶‖楼诚‖21一生推‖我长那么帅当然不是异性恋也不是同性恋——我是无性恋啊

【太子妃升职记/三九】不报(六)

这脱缰野马一般的剧情……
其实九王在下很大一盘棋……

正文

齐晟没有说话,只是用力地在他脖子上吮出一个个痕迹。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齐翰已经走了,齐晟看着他空空荡荡的怀抱,眼色晦暗难明。
昨夜做到最后时刻,齐翰突然整个人贴近他怀里,握着他的手腕,好像依赖。
张芃芃醒来之后就变了一个人一样,一会想死一会发疯,齐晟看着他的这个太子妃,觉得有些头疼。
不过什么都不记得了,也总比一门心思帮着齐翰好。齐晟觉得失忆的张芃芃还是比较识时务的。
齐翰和杨严几人在春江花月夜会面,他心情不好——那日他和齐晟再次相逢,齐晟说,不管是家事国事,都是他的事。
齐翰想,凭什么都是你的事,真的当我做不成皇帝吗?
其实他也不是非要这个位置,只是这么多年总有一口气,从成祖临终时压抑到了现在,他终于抓住了齐晟的把柄,这是好事。
哪怕这好事让他心碎,齐晟和江映月不清不楚是真的,乱了伦理纲常,齐晟有什么办法辩解?
虽然他们早就乱了伦理纲常,齐翰想,有点漫不经心。
“九哥,我跟你讲,那天我去东宫听墙角,遇到了太子妃姐姐。啧啧啧,齐晟和江映月私会,江映月说她好冷,齐晟居然说那我们各自回去吧,哈哈哈哈哈哈太搞笑了,江映月只好自己抱上去。”
张芃芃和他上次遇见是在男厕,张芃芃扮了男装喝得醉醺醺的,去青楼一直都是张芃芃的宏愿,看来死了一次也放开了许多。
他说:“杨严,以后这种事情,就不要跟我说了。”
“如果有一个人,和他一直喜欢的人一直保持一种特别亲密的关系,可对方却对他忽冷忽热的,是为什么?”齐晟到了张芃芃宫里,破天荒地开了口。
张芃芃摸着绿篱的小手,懒洋洋地回答:“炮友关系吗?”
“什么东西,张芃芃,你又在胡言乱语了。”齐晟皱眉。
“你的亲密关系,是不是指的炮友关系?就是那种不谈感情只上床的那种。”张芃芃挑起眉,“我看你和江妹妹情投意合,不像啊。”
“我和江氏之事与此无关。”齐晟冷了脸,“你没有看法就算了。”
张芃芃嬉皮笑脸地说:“诶,别啊,我说我说。叫我说啊,要么就是人家只谈床事不谈情,觉得你过了就远离你,要么……告白过没有?”
“告白?”齐晟一愣。
“对呀,我喜欢你我爱你我稀罕你,你不跟人家说,人家当然没有安全感,肯定对你忽冷忽热啦。”
“他曾经很依赖我,后来……”他眼神暗下去。
“我去你这是脚踏几条船啊?”张芃芃惊呼。
“我和江氏什么都没有。我只喜欢他一人,从来都是。”齐晟站起身,欲出门。
张芃芃喝了口茶,在他后面喊:“你这话跟我说有什么用!别人要信才行啊,实在不行把人做到下不来床关起来得了。齐晟,哥只能帮你到这里啦!”
太子多年后再探九皇子卧室,齐翰已经是郡王,出宫开了府,离张家不太远。
他急躁了,却没成想差点在齐翰卧室撞上杨严。
杨严哼着歌甩着小辫子,对齐翰说:“九哥我今天就留下来吧,我们抵足而眠,彻夜长谈。”
齐翰温和地笑了笑:“你还是回去吧,每次你这么说,都是因为得罪了你哥,就算在我家待着回去以后还是要挨打。”
杨严扯着他的袖子:“九哥……”
齐翰摇头:“回去吧。”
送走了一步三回头的杨严,他突然放松了身子,坐到床上:“出来吧。”
齐晟慢慢走出来,目光晦涩难辨,齐翰疲惫地揉揉眉心:“要做就快点,明天我还有事情要做。”
“什么事情比得上我重要?”齐晟挑眉。
齐翰笑了笑:“是人。”
“杨严?”齐晟慢慢走过来,把人压在床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是芃芃。”齐翰笑了,“我要请她看海。”
齐晟俯下身咬他的脖颈,齐翰熟悉他的动作,扭过头喘息,脸上泛起情动的红潮,齐晟扯开他的衣服,动作缓慢又轻柔,像拆开心爱的礼物。
“乖宝贝,我好像说过,你是我的。你现在这样去勾人,我该怎么惩罚你呢?”齐晟的声音温柔,却让齐翰打了个寒颤。
齐翰觉得今夜的齐晟实在是太不对头了:“你怎么……你疯了吗!”
齐晟把突然刺进他身体里的手指抽出来,声音发狠:“我是疯了,阿九,从我爱上你的那天,我就疯了。”

评论(10)
热度(81)

© 倘若我死而你尚在人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