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若我死而你尚在人世

伊子/Yancy‖霹雳‖冰球RPS‖聂瑶‖楼诚‖21一生推‖我长那么帅当然不是异性恋也不是同性恋——我是无性恋啊

【太子妃升职记/三九】不报(九)全文完

仓促结尾还是爆字数
别打我,打我也没用啊

正文



一切都顺利得好像不太真实,张芃芃听他的话假怀孕,江氏被软禁在幽兰殿不出,齐翰却觉得心里不踏实。
照计划进行,齐晟会在皇后生产以后收回张家的兵权,杨家会被派去北漠战场,贺家的兵权实际上牢牢掌握在齐晟手里,朝堂上并没有其他变数,齐翰却总感觉危机近在眼前。
“在想什么?”齐晟从背后环住他的腰,他最近不知为何喜欢上了这个动作,这样能把人紧紧锁在怀里。
“北漠那边有什么消息?”他问,说到底,南夏的心腹大患并非朝中权臣林立,还是那群野蛮人。快到秋天,照理说北漠鞑子早该过来打秋风,现在却毫无声息,倒像是风雨欲来。
齐晟温暖的大手按在他肩头,把他往怀里揉:“我打算亲征。”
齐翰愣住,齐晟把他的脸扭过来,凑上去咬他的唇瓣:“要死,总不能在你床上马上风死吧。”
自从两人没说出来地说开了以后,几乎是夜夜笙歌,齐翰红了耳根,推开手不老实的皇上,嗔怪地瞪他,却是水光潋滟。齐晟着了魔一样伸出手去,把人搂在怀里揉搓亲吻,喃喃唤他“乖宝贝”,齐翰也回应他,哥哥哥哥地叫着。
“皇上,皇上!”强公公急匆匆地跑进来,打断了两人的温存。
“干什么?”齐晟不悦道。
“幽……皇后娘娘要生产了!”强公公显然是一路跑过来的,手撑着膝盖却不敢怠慢,立刻道。
“三哥,你该去兴圣宫了。”齐翰道。
张芃芃在床上干嚎了半个时辰,看着水出水进。
最后她终于听见了接生婆的话:“恭喜皇上,是个小皇子!”
同一时刻,大明宫里的齐翰听见幽兰殿的人来报,攥紧的手慢慢松开。
灏儿一出生便被抱到皇后跟前教养,皇上并不常去兴圣宫,倒是九王会去。如今齐翰常住大明宫,齐晟放在宫里的都是心腹,没人敢有意见。
齐晟很不喜欢齐翰去看灏儿,每次他去,都要折腾到九王第二天没办法上朝为止。
“你跟一个孩子吃什么醋,他好歹也是太子,你名义上的嫡长子。”齐翰被他压在身下,两条长腿大大开着,一条挂在他的肩头,齐晟黑着脸,那物件直往他身体里钻,动作又快又狠。
齐翰一边呻吟喘息一边失笑,凑过去吻他的唇:“太子哥哥……我的心你不知道?”
“你恨不得我死,我更恨不得你死,这样你就是我一个人的了。”齐晟终于开口。
齐翰任由他咬住自己的唇舌吮吸,下面紧紧裹着齐晟硕大的物事,双臂紧紧抱住齐晟,在无边的爱欲中,他呢喃:“我是恨不得你死,我们一起死。”
太子五岁,皇上亲征的愿望终于实现了。齐晟齐翰齐率带着张贺杨三家的兵,杀去了北漠。
“皇上,江氏求见。”强公公禀道。
江氏五年来在幽兰殿圈禁,只和宫女太监接触,还算安分,她说只求偶尔见皇上一面,齐晟因为多年前这朵小白花抢了齐翰的“功劳”而心虚万分,也就没怎么去见她,他最近连兴圣宫都没怎么去,去了也不过看看孩子,张芃芃胡闹多年也没怎么改,经常把四妃召进兴圣宫,一来二去四妃对她简直就像对丈夫一样死心塌地,他也不管。
齐翰收了杨家的兵不少,本要交给他,被他阻止。杨豫在他登基时便投诚,他不信那只老狐狸,怕他墙头草,现在则是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他怕这回“有去无回”的亲征变成了真的有去无回,齐翰却没有兵力自保。
他看了眼身边人,齐翰和他在下棋,现在正长考着,听说江氏求见。笑着道:“见吧。”
他半闭上眼,面容如同刀削一般冷厉深刻,道:“宣。”
齐翰退到屏风后面,江氏进来说的无非就是那些痴心不改的话,他心里厌烦没怎么听,到她说要随军的时候挥了挥手让人下去,齐翰出来道:“江氏神色有异,说不准会对太子皇后做出什么事,让她跟着比较保险。”
齐晟从来不会拒绝齐翰的任何一个要求,虽然不爽,却也答应了。棋局自然没有下完,他抱着齐翰吃了一次。他们本以为万无一失,可后来,这个要求却让齐翰后悔莫及。
军帐里,齐晟抱着他的腰腻歪,齐翰亲手给他穿上盔甲,有人来了,齐翰躲进军帐后面。
“九王爷叛国?”齐晟冷笑,他很想说自家阿九就在他身边每天都形影不离怎么叛国,突然想起一个人。
“三哥?”齐翰走过去抱住他肩头。
“是江氏。快,找人去查她带来的侍女太监。”齐晟唤来杨严,皱眉吩咐道。
“江氏的背影与你有些相似,稍微增高,垫一下身材,被人看到的就是你。”齐晟说,“看来,她可能很早就是北漠的人。”
齐翰道:“此女心机之深,也算是可怕了。”
江氏略通医术,齐晟便让她跟着军医,没想到就这样她还能得到一些重要讯息,虽然临时更改作战方案,但是南夏军队仍旧节节败退。
“我亲自领兵。”齐晟最后说,他不顾其他人的劝阻,执意下了决断。
“计划里可没有你真死这点。”齐翰说。
齐晟笑了笑:“我十几岁就开始带兵,你怕什么?我们的计划即将完成,灏儿会在他亲老爹的保护下好好长大,而那些把持朝政的权臣,经此一役也会元气大伤,不复先皇甚至我在位之时只手遮天的情况,还有什么不满?”
齐翰说:“我突然不知道我这个想法到底是对是错。”
齐晟亲亲他的额头:“对还是错,也没那么重要。当初成祖都被张家的权势害得必须要让张芃芃做太子妃太子才能继位,而杨家贺家虎视眈眈,你只不过是在其位谋其政罢了,虽然手段太狠,但是也是不得已的。何况已经到最后一步了,又能怎么样呢?”
“你说得对。”齐翰低声回答。
“好阿九,让哥哥再抱你一次。”齐晟的手伸进他的衣襟,低笑道。
杨严跟着齐翰,杨肃跟着齐晟,分兵二处,不断围杀北漠军队。
齐晟一面竟是大败,齐翰杀红了眼,冲进战场里,拉着杨肃:“他人呢?”
“皇上……失踪了。”杨肃一身鲜血淋漓,表情沉痛。
齐翰冷笑:“你们打得好算盘,居然敢害皇上。”
杨肃不卑不亢地说:“九王请慎言,微臣与皇上陷于乱军之中,失去踪迹也没办法。”
“你们以为死了一个齐晟就不会有人夺走你们的权了,你们把南夏当什么,你们的棋局?”齐翰狠狠一脚踹过去,他白衣染血,仿佛修罗降世,“就算齐晟死了,这棋局也是我齐家天下。”
他们还是没找到齐晟。
齐翰牵着六岁太子的手把他送上龙椅,太后张芃芃垂帘听政,齐翰齐率联合摄政,他手段狠毒,齐率温和,两人软硬兼施,夺了三家的权。
“九叔,你在想什么。”九岁的齐灏,他的面容不仅仅像亲父齐率,同样也像是齐晟,甚至和齐翰本人也有相似,齐翰摸摸他的小脸,温和地笑了笑。
“想一局棋,我们还没下完。”

评论(17)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