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若我死而你尚在人世

伊子/Yancy‖霹雳‖冰球RPS‖聂瑶‖楼诚‖21一生推‖我长那么帅当然不是异性恋也不是同性恋——我是无性恋啊

【最绮】步天歌·第一章

一个有毒的写手……
养成什么的真是好污……
半AU啦,和原作肯定有区别……

正文

老狗捡到一个小孩。
他承认自己的确很有点随便捡个什么小东西回来养的毛病。那个孩子在金狮洞窟外头睡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他走出去的时候差点把人给踩了。 他本来想事不关已,抬脚换了个方向准备离开,却眼尖地瞥见藏在熟睡的孩子头巾里一对奇异的耳朵。
绮罗耳,他突然想到这个词,却不知出处和概念,但鬼使神差地,他抱起了那个孩子。
于是现在,老狗正和这个孩子对视,虽然狗头面具遮挡了他的眼神,但从他抿紧的嘴唇来看,他很严肃。
“小鬼,你叫什么?”
“绮罗生。”孩子乌溜溜的眼睛在四周看着,警惕又害怕的模样。
“为什么在我的地盘?”
“我也不知道……醒过来就在这里了,你有看到我爹吗?或者我师父?”
小鬼头的眼睛很好看,像是只小兽一样黝黑清亮,湿漉漉的,老狗忍不住想摸摸鼻子,他想起和他分开了很多年的伙伴小蜜桃,第一次见面,小蜜桃的眼神便是如此。
“只有你一个。”
绮罗生愣了愣,本来就雪白的小脸上苍白一片,半晌才慢慢道:“我知道了。”他声音极低,若非老狗有超越常人的敏锐感官,可能也会忽略。
老狗多少年没和别人打交道,更不要说孩子,他沉默了下来,看见小鬼眼睛里的金豆豆要掉不掉地悬在眼睛里,终于忍不住说:“要哭就哭吧。以后你就做我的狗。”
“你的狗?我是人,为什么做狗?”绮罗生的眼泪已经掉了下来,抽噎着问。
七八岁的年纪,正是天真又可爱,绮罗生看起来有些或许成熟,可到底还是个孩子。
一般人这么问,老狗估计要发火,可绮罗生是个孩子,还是个在陌生地方醒来发现熟悉的人都不在了,抽抽搭搭哭着的孩子,老狗觉得那点隐隐约约的火气根本出不来。
“因为我也是狗,我们两只狗一起,不是很好吗?”他摸摸自己的狗头面具,说。
“你真有趣……”绮罗生说,“你叫什么?”
老狗粗暴又温柔地揉揉他白色的脑袋,然后说:“叫我老狗。”
绮罗生就这样跟着老狗到处浪迹,老狗说金狮洞窟是他的地盘,却不总回去。绮罗生没有问他到处游荡的原因,他感觉老狗好像在找什么,又在等着什么。
老狗很少叫他的名字,总喊他“好狗儿”,绮罗生其实不太喜欢他这样称呼自己,但也并不怎么介意。毕竟老狗对他几乎是纵容的,不仅为他寻找食物和衣服,在他累的时候抱着他赶路,甚至允许他轻轻拉扯自己狗头面具的耳朵。
老狗喜欢看星星,他总会在晴朗的夜晚到一座高山的山顶,安安静静地凝视星空,绮罗生被抱在他膝上,眼睛里倒映璀璨的星光。
北方天空之中高悬着勺子形状的北斗七星,老狗指给他看过一次,绮罗生的养父其实也教过他,他无端端想起了他背过的一段《丹元子步天歌》:北斗之宿七星明,第一主帝名枢精,第二第三璇玑是,第四名权第五衡,开阳摇光六七名,摇光左三天枪明。
老狗低下头,绮罗生在他的怀里睡着了,他手一动,一块白色的毛皮覆盖在孩子的身上,绮罗生喃喃地念了句梦话,往他温暖的怀里缩了缩。
山间的风吹过,带来了冰凉的雾气,带走了绮罗生破碎的话语,老狗没有听清。
“最……光阴……”

评论(2)
热度(28)

© 倘若我死而你尚在人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