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若我死而你尚在人世

伊子/Yancy‖霹雳‖冰球RPS‖聂瑶‖楼诚‖21一生推‖我长那么帅当然不是异性恋也不是同性恋——我是无性恋啊

【太子妃升职记/三九】生死疲劳系列之一 弱水三千

一个黑帮AU的系列短篇大概,更新不定。
系列名和篇名都是歌
话不说完是美德。【并不

正文

齐翰“啪”的一声打开了灯,他的新公寓空空荡荡,好像刚被人洗劫过一样。

他把钥匙放在地上,从背包里抽出拖鞋换上,然后走进去,在确认这间大得离谱的公寓实在是空得吓人以后,冷冷地嗤了一声,假仁假义的齐晟。

成王败寇,古今中外都是这个理,假如输的是齐晟,估计齐翰也不会对他太好。望着客厅,齐翰想了想,发了条短消息给杨严和张芃芃。杨严的消息很快就到了,罗里吧嗦地表达了对齐晟的不满厌恶,齐翰一目十行地看过去,中心意思就是他爹杨豫关他禁闭,他哥杨肃看着,虽然爱莫能助,但小事情还是办得到的,明天就找人来送点家具。

张芃芃没有消息,齐晟却来了电话。

他看见齐晟的号码在他的手机屏幕上跳动,虽然他从没有存过齐晟的电话,这串号码他还是铭记于心。

“喂。”

“公寓,你满意吗?”齐晟低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我派人买了那层楼,把隔断打通了,家具也是……”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齐翰就想笑:“你手下的人看来不怎么听你的话啊三哥,我的新公寓里空荡荡的,至于另一间房,我可没有钥匙。”话一说出口他就后悔了,这样说话的他,实在是一个可悲的失败者。

齐晟愣了愣,问道:“你在哪里?”

“公寓。”齐翰回答。

“我来找你。”齐晟说,然后挂了电话。

“喂,齐翰?”张芃芃的电话立刻打了进来,“快离开那间公寓!”她的声音焦急,齐翰听见一些嘈杂的声音,然后电话被掐断了。

齐翰本能觉得不对,他顾不得自己的行李,也不管自己还穿着拖鞋,直接往门外跑去,刚刚走到电梯前,感应灯突然灭了。

这点把戏实在是太熟悉,他妈就是这么死的,黑暗里看不出是谁干的,但可以肯定有人要他死,齐翰瞳孔一缩,打开手机,借着幽幽荧光往楼梯跑去。

该死的齐晟,该死的22楼!

其实他也知道这件事并不是齐晟授意,齐晟从来没有必要和他玩这种刻意刁难杀人灭口的把戏。南夏帮的太子爷一直是他,甚至于齐晟根本就是他们的爷爷看好的继承人,如果不是当时年纪太小根本轮不到他们那个平庸的老爸。如果真的要齐翰死,那齐翰根本就不可能从他妈妈肚子里出来。

齐翰一直明白,但他不甘心,从小到大,他没有什么不和齐晟并驾齐驱的,不过是晚出生几年,就连喜欢的女人都变成了齐晟的未婚妻。

有脚步声,齐翰脸色凝了起来,把自己藏在楼梯拐角。

“阿九?”一只手突然扯着他的胳膊把他拉进怀里,“你没事?”

齐晟和他差不多高,却能把他整个环进怀抱,齐翰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只觉得齐晟的怀抱坚实滚烫,脸贴在齐晟肩头,交叠的胸膛能够感受到齐晟胸口毫无规律激荡着的心跳。

“谁要杀我?”他问,嗓音干涩身体僵硬。

“张家和……杨家。”齐晟回答。

齐翰不说话,脱力似的在他怀里靠着,齐晟见过这个九弟最光彩和最落魄的样子,这人从开始到最后都是骄傲的,看他的眼神里有愤恨和不甘,却从没有见过他像这样,好像下一秒就会死掉。

齐翰突然疯了一样要挣脱他的钳制,一边惨然大笑了起来:“什么盟友,什么黄金三角,都是笑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齐晟,你开心了吧,逼我到这个地步,众叛亲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面色苍白,用手捂住双眼,像是在遮掩他的泪水。

“你够了没有!”齐晟一把抓住他捂眼睛的手,按在墙上,低声吼道,“你管他们做什么?你的眼睛里就该只有我,你以为你做的那些事情我不知道,你以为你真的厉害了,翅膀硬了可以离开我?他们本来就没有真的效忠你,如果不是我的纵容,你以为你能走到现在?”齐晟冷冷笑了。

“……为什么?”齐翰的手腕被他握得生疼,挣了几下也没挣开。

齐晟突然笑了,他凑上去在齐翰不可置信的眼神下舔了舔齐翰干燥的唇:“我要折断你的翅膀,阿九。你是我的。”

楼梯里的灯突然亮了,齐晟的俊脸离他越来越近,齐翰根本不敢动,耳边是他的呢喃:“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你已经十五了,我就在想,为什么你这么好看,为什么你是我弟弟,为什么你喜欢张芃芃,为什么你……恨我。”

“我……”齐翰张开嘴,才说了一个字,齐晟的唇便覆了上来。

“我恨你。”他轻轻地说。

评论(7)
热度(54)

© 倘若我死而你尚在人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