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若我死而你尚在人世

伊子/Yancy‖霹雳‖冰球RPS‖聂瑶‖楼诚‖21一生推‖我长那么帅当然不是异性恋也不是同性恋——我是无性恋啊

【最绮】步天歌·第二章

首先,虽然洗澡什么的感觉污,但是真的不是恋童……
绮罗生才八岁,要对他做什么,至少也要乘二吧
咳咳乘二以后想做什么……
狗为嘛是熟练工,因为九千胜大人嘛……

正文



“你想游泳吗?”站在宽阔的玉阳江边,老狗问绮罗生。
“我不会游泳。”绮罗生道,“而且我一定会在里面淹死的。”
老狗低头去看他,绮罗生的确算不上很高,像绮罗生这样七八岁的男孩儿,发育再怎么好个子也不过在他的腰眼处,何况绮罗生一直跟他风餐露宿的。
他摸了摸狗头面具的鼻子,然后揉乱绮罗生本就凌乱的白色短发:“你太矮了。”
绮罗生打开他的手,皱眉道:“我才八岁。”
老狗并不在意绮罗生那点小小的如同猫挠一样的力道,继续把手按在男孩儿头上:“好狗儿,多吃肉,你也会很快长高的。”
绮罗生不理他,说:“这附近有溪流吧,我想洗澡。”
老狗看看他身上的衣服,白色的头发的确容易脏,前两天下了雨,绮罗生稍微有点小洁癖,想洗澡是正常的。
他竖起耳朵听了听,拉起绮罗生的手:“跟我来。”
老狗要亲手给绮罗生洗澡,绮罗生一直都是拒绝的,可是鉴于老狗武力值太高,镇压了一切反抗。
老狗说:“你是我的狗,当然我来照顾,洗澡也是。”绮罗生只能咬牙切齿,洗澡的时候各种不配合。
不配合归不配合,澡还是要洗的。
“这是什么?”第一次洗澡,洗到背后,老狗戳了戳他背后的牡丹,“纹身?”
他这一戳正戳在牡丹花蕊上,动作有些直接却很温柔,绮罗生颤了颤,背后盛开的牡丹缓缓闭合,拢起花瓣藏进叶子里。
老狗奇怪地又戳了戳,绮罗生的尖耳通红,扭过身子藏起牡丹,说:“这是莳花艳身术……师父传授于我的……”他说得吞吞吐吐,但老狗也并未再问下去。
老狗说:“难怪你身上有牡丹花香。”他深深嗅了嗅,“很好闻。”
他的确不觉得这只心血来潮收养的好狗儿有点小秘密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他们在一起三个月,大多数事情都不加隐瞒,但也仍旧有彼此不清楚的地方。虽然他并不觉得隐瞒是件大事,但老狗有时候还是觉得不满,就好像他们本该亲密无间,却有了些莫名其妙的隔阂一样。
不喜欢,也习惯了,绮罗生一边让老狗给他洗澡,一边小小地打着瞌睡,老狗不算个什么特别细心的人,给他洗澡的时候,却特别细致又熟练,洗头还带按摩,绮罗生问他的时候又一脸茫然表示没给人洗过澡,绮罗生只能归结于他天赋异禀。
“你受伤了,什么时候?”他睁开眼,老狗握住他的一只脚,露出淤青的膝盖。
“下雨那天,摔了一跤。”他低声回答。
“怎么不跟我说?”老狗有些生气。
“你不在。”绮罗生的声音里有不易察觉的委屈,他毕竟还是个孩子,因为天生异耳而特别敏感,一下子就发觉了老狗的不快。
老狗不说话了,他动作轻柔地抱起绮罗生,给他擦干身子,穿好里衣,把他裹进毛皮里,然后说:“你等我一会。”
他的速度很快,绮罗生蜷缩在柔软的毛毯里还没睡着就回来了,绮罗生迷迷糊糊地感觉到有一双粗糙却温暖的手覆上他的膝盖,给他抹上清凉的药油,他半眯着眼睛:“你去哪里了?”
“给你找药。”
“我说那天。”
老狗不说话了。
绮罗生揪住他的衣角:“我会乖乖的……你不要丢掉我好不好……”他的话近似梦呓,带着孩子气的恐惧和担心,一会眼睛又闭上了,显然困到了极点,却仍旧不放开老狗的衣服。
老狗沉默了一会,凑到绮罗生的身边,帮他掖好毛毯,抱进自己的怀里:“好。”
他犹豫了下,低下头试探着把嘴唇贴在绮罗生的额头上:“我不会离开你的,九千胜大人。”
他并未察觉自己称呼的变化,只是非常认真地承诺,哪怕绮罗生已经睡熟了,根本听不到。

评论(4)
热度(35)

© 倘若我死而你尚在人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