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若我死而你尚在人世

伊子/Yancy‖霹雳‖冰球RPS‖聂瑶‖楼诚‖21一生推‖我长那么帅当然不是异性恋也不是同性恋——我是无性恋啊

【日月】诗与胡说(民乐大师素/摇滚教父谈)

根本不是民乐大师的素素,其实是霹雳版张士超作者。
根本不是摇滚教父的谈谈,除了涂了黑甲油以外就是个文艺青年。
有捏他,有梗。
特别黑,特别毒,我有毒。

正文
谈无欲醒得很早,他昨晚在录音棚待到深夜十一点,回家已经是十二点,但醒过来的时候看见床边的电子钟上清清楚楚显示着现在不过是清晨,五点半。

晨光熹微,他在温暖的被子里翻了个身,毫不意外地踢到了另一只脚。

身后的人发出一声咕哝,温暖的身子贴近了他。

他想,素还真怎么那么好命,然后把被子往自己那边扯了扯,熟睡的素还真显然保持着同清醒时不相上下的战斗力,条件反射地把被子扯回去,谈无欲非常想要一脚踢上去,把人踹下自己的床,再怒吼一句:这是我家!

谈无欲,摇滚教父,目前正与他师兄民乐大师素还真秘密同居中,地点,他的公寓。

素还真明明自己有个特别好的别墅琉璃仙境,左边悬崖右边峭壁,家有万能管家,邻居著名医生,结果也不知道是不是风水不好,三天两头煤气爆炸水管爆裂。

有一天他俩一起参加活动,然后谈无欲指着半山腰说:“喂,素还真,那个爆炸的山腰,好像是你家啊。”

一干记者回头,正巧看见素还真家煤气泄露爆炸的盛况。

炸着炸着就有感情了,素还真修了好几次房子,还是没搬。

被鸠占鹊巢的谈无欲:呵呵。

素还真和谈无欲从穿开裆裤就认识了,在所有人眼里,他俩的交情就四个字,惨不忍睹。

谈无欲是个毒舌又高傲的才子,素还真是个温润如玉的才子,两个人从光屁股的时候就跟了一个师父学音乐,才能又不相上下,虽说后来走了不同的路子,但总免不了互相比较。谈无欲从来对素还真绵里藏针的态度,素还真也一直毫不留情地回敬,大多数人都觉得,乐坛这两位齐名的日月才子,大概感情的确不是很好。

也有人认为,他们两人表现出来的不和只是流于表面,其实私交好的不得了,多数人对此猜测嗤之以鼻,现在相爱相杀没那么吃香了,洗洗睡吧少年。

事实却是,他们两个人躺一张床钻一个被窝。

谁说相爱相杀不吃香的?

谈无欲翻身下床,踩着素还真的拖鞋,顺便把自己的拖鞋往床底下踢了踢。

显然他并不顾忌素还真做完演了好几场《秦玉安你把真的金龙钥放哪了》演奏会,已经精疲力竭了——何况他才是最累的那个,虽然转型做幕后好多年,可每天加班加点调教新人录歌,睡得早醒得早——“唰”得一声,拉开了窗帘。

城市里阳光没有那么好。他站在清晨的阳光里,深深呼吸,涂着黑色甲油的修长手指敲在窗沿上,打着节拍。他从书架上抽出一本周梦蝶的《鸟道》,对着阳光念里面的句子。

“难以置信的意外/据说:你是用你的鱼尾纹/自缢而死的……”

素还真迷迷糊糊地赤脚走过来,把下巴放在他肩上:“几点了?”

“六点。”他拍掉素还真环在他腰上的手,回答。

“我今天七点半……”素还真没睡醒,两人白色的发纠缠在一起,他胡乱抓了一把,发丝更是不分彼此。
谈无欲非常少见的好脾气地回答了他:“你昨天已经向屈世途请假了,现在在琉璃仙境的是慕少艾。”

素还真搂着他的腰,慢慢清醒过来,谈无欲说:“换拖鞋。”

“你穿了我的?”

“错,这两双拖鞋都是我的,我只是随便穿了一双。”

素还真还没有完全清醒,他想。

“可是师弟啊现在是冬天你家连个中央空调都没有地毯也没有一条你那么早叫我起来还穿走了拖鞋你明明知道我最近很累的下次我要写首歌就叫《谈无欲你居然穿走了我的拖鞋》……”

“……你的设定是民乐大师,素还真。”

“那你又哪里像摇滚教父?你现在明明就是个文艺青年。”

“……我是为了嘲讽你。”

半个月后,摇滚教父谈无欲重出江湖,带来新单曲《你家上天了》。

评论(10)
热度(51)

© 倘若我死而你尚在人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