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若我死而你尚在人世

伊子/Yancy‖霹雳‖冰球RPS‖聂瑶‖楼诚‖21一生推‖我长那么帅当然不是异性恋也不是同性恋——我是无性恋啊

【吞雪/双邪】骚灵情歌(上)

和之前的日月其实是一个背景设定的AU
真·精分·物理系学霸老吞和假·自闭·哲学系神人剑雪的爱情故事
越写越长,累死我了。


正文:



剑雪无名考上了苦境大学哲学系。
此时距离他同那个患有精神分裂症的苦境大学物理系在读研究生已经失去联系两年,他当然不知道对方姓甚名谁,只有当初曾经在一莲托生的办公桌上见过那人的照片,惊鸿一瞥,看见暗色的发,青色的脸,有点阴郁邪气的样子,却很英俊。
剑雪打开很久没用的聊天室,去年有时候他还会上来看看,想对方会不会也上来,不过后来干脆也就放弃,偶尔发一些话过去,也没打算得到回应。后来升学压力比较大,虽说剑雪成绩向来优异,人也孤僻,但架不住老师三番五次让他多上心一点。
他问:“考苦境大学,要多少分?”
公孙月愣了愣,显然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公孙月当了他三年的班主任,因为剑雪超越这个年纪孩子的成熟而对他很欣赏,私下跟他关系很好,知道他有个素未谋面的挚交好友就在苦境大学。她想了想,报出一个数字。
她说:“你的英语不够,让蝴蝶君帮你补补。”
半年后,阴川蝴蝶君哭天抢地地送走了高了苦境大学分数线五分的剑雪无名。
吞佛童子打开聊天室,看见半年没有亮过的头像亮了起来。
莲谳:我考上了苦境大学,哲学系。
袭灭天来从他的房门外走过,啧了一声:“你的小情人还真是锲而不舍啊,都两年了。”
吞佛童子点了点聊天室右上角的叉叉,冷淡道:“他不是我的小情人。”
“骗鬼呢。”袭灭天来嘲讽道,“你和一剑封禅说到底还是一个人,根本没有区别,他情圣,你就凉薄?高功能反社会就不能谈恋爱了?”
“那也不是和自己失散多年的哥哥谈。”吞佛童子回击他。
袭灭天来笑了笑:“莲华是一莲托生的师弟你知道吧,他不光是哲学系教授,还是电脑高手。”
吞佛童子脸色不变:“剑雪不会这样做。”
“但不代表一步莲华不会。”袭灭天来凉凉地说。
吞佛突然觉得头有点痛,他想到,一步莲华实在是太烦了。
到底假期还是过去了,无论是有人期待还是不期待。
苦境大学是四境中最著名的综合性大学。文科理科分开,物理系和哲学系,看起来特别远,其实不过隔一片梅林,梅林里的梅花反季节开得灿烂。
剑雪喜欢梅花,他站在梅林之中,远远看见了吞佛童子。
吞佛童子和他记忆中的那个人不太一样,红色的头发,皮肤很白,神情冷淡又高傲,他穿一身白色风衣,上面有鲜红的线条,很多人穿这样有红色的衣服会显得过于张扬,但在他身上,却只有分外贴合的高傲。
他的确是没有认出来,吞佛太显眼,他冷漠的眼神不像剑雪想象中那个一剑封禅,那个人应该是温柔的,虽有冷淡,对他却是永远的迁就。
吞佛童子一眼就看见了剑雪无名。
生物系和化学系不知道联手搞什么幺蛾子,对物理系和哲学系之间的梅林喷了点东西,两三天以后所有的梅树就非常神奇地开了花。
他想,剑雪喜欢梅花。
袭灭天来在发现他有精神分裂症的时候带他去找了一莲托生,有那么一次,他在治疗室的门口见到了剑雪无名。
他破天荒地在回家路上提到了那个绿发凌乱的少年,袭灭天来说,那就是你那个小朋友。
梅林中的剑雪无名和他记忆里那个模糊人影重叠,吞佛童子皱起了眉,他对边上的师弟赦生童子说了句什么,然后迈步向剑雪走去。
“生物系和化学系在里面不知道喷了什么,你最好快点出来,试剂还没散干净,不知道对人体会不会有影响。”他握住剑雪的手腕,把人往外拖。
“为什么?”剑雪问。
出厂程序里自带被动技能“百分百解读剑雪无名的问题”的吞佛童子清楚他问为什么要把他拖出来,下意识地回答说:“我正好看到你。”
“杀诫,还是朱厌?”剑雪突然问。
吞佛面色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沉下来:“很重要?” “为什么不重要?”
“……朱厌,吞佛童子,我才是主人格。他叫一剑封禅。”吞佛童子放开他的手,冷淡地告诉他,“梅林暂时少去去。”
他转身便走。
“剑雪无名又来找你了。”赦生童子说。
吞佛摘下眼镜,揉揉眉心:“我很忙。”
“你该去见见他。”赦生说,“这是第十次了。你在躲他。”
“可我不是一剑封禅。”吞佛童子回答。
“你随便他去,谈恋爱总是患得患失的。”晃进实验室的螣邪郎说,顺便拖走了他弟弟。
“实验室闲人免进。”吞佛收好眼镜,对某体育特长生说。
螣邪郎嗤笑一声,没理他。
吞佛童子等这对兄弟走了以后,又慢慢戴上了眼镜。
他有点近视,平时不太明显,但看书做实验写论文的时候还是会戴眼镜的。
剑雪走进来的时候就看见吞佛童子带着金边眼镜,对着电脑打论文的样子。
吞佛童子比他大不少,已经完全是成年男子的模样,高个宽肩窄腰,脊背挺直,放在电脑上的手指修长有力,他穿了白衬衫,扣子扣得一丝不苟,乍一看倒像是哪个公司的白领精英。
“剑雪,你不该来这里。”吞佛说,他的语气淡淡的,听不出喜怒。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