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若我死而你尚在人世

伊子/Yancy‖霹雳‖冰球RPS‖聂瑶‖楼诚‖21一生推‖我长那么帅当然不是异性恋也不是同性恋——我是无性恋啊

【吞雪/双邪】骚灵情歌(中)

还是超字数了变成上中下了
说好的傻白甜被我放飞自我搞到下去了
呵呵我的错


正文


“你在躲我。”剑雪说,“已经一个多月了。”
“或许吧。”吞佛转头看他,金色的眸子里光华璀璨,“其实是没有必要见你。我不是那个和你搞网恋的那一个,你清楚,他已经消失了。”他说话的语气是嘲讽的,一边嘴角扬起的弧度更是残酷。
剑雪无名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你每次想要对我说谎的时候,都会这样说话。”
“我不是他,剑雪。”吞佛童子忽然把眼镜摘了,大步走上前,他笑容诡谲,把剑雪圈在自己的臂弯里,英俊到凌厉的面孔凑得和剑雪很近。剑雪闻到他身上淡淡的味道,让他想起鲜血、汗水和金属,吞佛的怀抱高热,禁锢着他,让他感觉灼烧。
他们几乎是两个人,剑雪想,一剑封禅和吞佛童子,但终究还是殊途同归。
吞佛童子低下头,吻了他。
这同剑雪猜想过的他和一剑封禅的第一个亲吻大不相同。一剑封禅是冷淡又克制的,至少在剑雪面前是这样的,他应该是温柔的,那种温柔只属于剑雪,但吞佛童子却是带着很强的控制欲来吻他,激烈而不容反抗,剑雪由他的吻联想到了火焰、烈酒和烟草,他闭上眼,控制不住地跌进吞佛的怀里。 清浅的香气萦绕在吞佛童子的鼻尖,像是莲花又像是梅花,清冽如雪,吞佛不由自主收紧了怀抱想把他揉进自己的胸膛,忽然狠狠推开了剑雪。
他不是一剑封禅,那一点点动摇被放大又缩小,吞佛童子转过身不再去看他,戴上放在桌子上的眼镜:“你该走了,实验室闲人免进。”
他听见剑雪无名一声叹息。
剑雪无名八岁的时候被一莲托生从孤儿院带回家,他很安静,安静到过了分,如非必要几乎不会开口,喜欢一个人静静思考或者发呆,一莲托生几乎要以为他领回来的是个自闭症儿童。
一莲托生在万圣岩大学学的哲学,学完转头跑到苦境大学修了心理学,成为苦境著名心理医生,也算神人一个。他一直未婚,收养剑雪无名不算什么心血来潮的事情,而是经过了深思熟虑外加考察的。自闭症儿童在智力方面基本都表现出很差的水平,有些人或许在某一方面有天赋,但那只不过是“白痴天才”。剑雪非常聪明,连他的学术专著都能看懂,只是很少说话,不愿意交流,实在算不上是自闭症。
正巧袭灭天来带着他的养子吞佛童子来找一莲托生,一莲托生经营的九峰莲潃心理互助会没有适合这个反社会精分天才的人选。他试着让剑雪来,非常令人意外的是,吞佛童子,正确来说一剑封禅和剑雪无名相处得非常好。好到甚至他们说好了要在一起,这个他们指的是一剑封禅和剑雪。
但吞佛童子的精神分裂症却一年一年严重,最后两个人格竟然隐隐成分庭抗礼之势。一莲托生冒险用了催眠,成功了。
留下的是吞佛童子,原本的人格,而吞佛童子从来不喜欢剑雪,他并没有喜欢过任何一个人,他的满心满眼只有研究,至少是表面看来。
只有袭灭天来知道他几乎天天都会上当初九峰莲潃的网络聊天室,隐身去看剑雪讲给另外一个他的话。
这不该是属于他的爱情,可他沉溺在当中,无法自拔。
“你们其实没有区别。”剑雪无名在那个吻之后的夜晚里,突然给他发来一句。
吞佛童子站在笔记本电脑前,他看着这句话,金色的双眼反射电脑的光芒。
半晌,他疲惫地叹口气,合上了电脑。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