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若我死而你尚在人世

伊子/Yancy‖霹雳‖冰球RPS‖聂瑶‖楼诚‖21一生推‖我长那么帅当然不是异性恋也不是同性恋——我是无性恋啊

【最绮】步天歌番外1—春风十里屠苏酒

过年当然要吃肉!!!!


正文

他们路过一座城镇。
“原来是除夕啊。”老狗牵着绮罗生的手,绮罗生看着家家户户张灯结彩,自言自语道。
老狗低头看他一眼:“怎么了?”
绮罗生摇摇头:“只是想到了以前和爹爹在一起过年的时候……”
老狗揉揉他的脑袋:“你等我一下。”
他把绮罗生带到一条巷子里,几个起落就没了身影。
绮罗生握住他给的短刀,安静地等着。老狗向来随心所欲,时不时就把他放在某个地方,过一会回来就拿一些东西,像献宝一样递给他,开始几次他还以为被丢下,现在也习惯了。
老狗跑进几家人的后院,大多数家庭都在其乐融融地吃饭,他抱走一只鸡,一坛酒,留下一袋银两,然后就离开了。
他在一家人家的院外闻到了牡丹花的香气,四月芍药五月牡丹,现在并非是牡丹花期。他心里有了计较,进去一会便跑了出来,嘴里叼了一枝开得最好的牡丹。
他回到绮罗生身边,抱着他往玉阳江边奔去。 鸡拔了毛,架上火堆,他拍开泥封,屠苏酒的香气四溢。
远处传来爆竹声,绮罗生念起了诗:“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老狗拿起酒坛:“你喝吗?”
绮罗生瞪大了眼看他,老狗嘴里扬起一抹罕见的笑:“你喝了我就送你一件礼物。”
绮罗生喝了一口酒,被呛得咳嗽了起来,漂亮的小脸涨得通红,老狗遵守承诺,手一扬,化出一朵红牡丹,插在绮罗生耳边:“人比花娇。”

玉阳江,月之画舫。
“我等你很久了。”绮罗生说道,他桌上放着酒坛子,并不是惯常喝的雪脯,而是屠苏酒。
最光阴从他身后走来,头上还戴着狗头面具, 呒狗利化成的狗尾在他手上摇晃,他摘下面具,端起酒杯闻了闻,打了个喷嚏。
绮罗生轻笑,给他满上酒。
最光阴问道:“怎么不是雪脯。”
“因为过年了。”绮罗生回答,“自然要饮此酒。”
最光阴喝下一杯屠苏酒,突然直勾勾地看着绮罗生,绮罗生问他:“怎么了?”
他说:“你不喝?喝了酒,我送你一件礼物。”
绮罗生看他一眼,眼里有笑意,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最光阴化出一朵红色牡丹,簪在绮罗生鬓边,绮罗生微微愣住了,然后唇角荡开一抹笑,雪白的颊上有淡淡的红晕:“你还是和以前一样。”
他的笑,色若春花,最光阴愣愣地看他:“什么?”
“我忘了,你也不记得,也罢。”绮罗生收起笑容。
最光阴不知怎么觉得有些难过,绮罗生却倾过身子,带着酒香的唇贴在他的上,一触即离。


下文走: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3940187787932160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