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若我死而你尚在人世

伊子/Yancy‖霹雳‖冰球RPS‖聂瑶‖楼诚‖21一生推‖我长那么帅当然不是异性恋也不是同性恋——我是无性恋啊

【吞雪/封雪/吞鸠】三生石上旧精魂 第一章 思帝乡

怎么说呢,一个很突然的故事,本来是剑雪出场周年的时候要发的,结果给我从开头修了好久。
更新不太确定,我忙。
其实这篇文的题目我写了两篇文,后来另一篇改成了《夜雨江湖》。这篇文讲一个崭新的故事,或许是旧的故事的延续,或许已经是另外一个时代另外的一个故事,而另外一篇其实是《他是龙》那个AU不过还没有想好。
阅读愉快。

正文

第一章·思帝乡

『春日游,杏花吹满头。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

一剑封禅来到酒馆。一壶茶,一碟菜,一碗面。他坐在角落里,面容冷肃得不像要吃饭,而像要去奔丧。
人邪不常来到人多的地方,原因太吵是其一,麻烦多则是其二。可他不得不承认,有时候到酒馆里来还是非常有用的,不光是因为可以解决吃饭问题,还因为这里三教九流混杂,是来消息最快的地方,去伪存真虽然难,但更加重要的,是不能放过一丝一毫的线索。
他的确得到了想要的消息之一。
门口有歌女在弹唱,声音相当轻,隐没在人群的嘈杂喧闹之中。一剑封禅从来不是一个风雅的人,更不要说怜香惜玉,他甚至觉得这歌声扰乱了他的心。
“春日游,杏花吹满头……”软绵又大胆的爱语,让他觉得心中郁结,他不喜欢这样的歌,除了《鹊桥仙》。
“听说了吗,南面又烧掉了一间佛寺,寺里大师无一幸免……”
“据说这是邪魔作祟,好像叫什么灭佛童子的?”
“是吞佛童子啦,不过也是听名字就知道要灭佛了。西佛国那么多寺庙,看来就是下一个目标啊。”
“定禅天的嵯峨佛子还没有反应,百世经纶一页书失踪好久了,不知道佛剑分说大师能否降服他了。”
“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异度魔界火焰城降临,哪怕被封锁起来,也还是好热啊。”
众人唉声叹气之际,一剑封禅喝掉壶中最后的酒,扔下一块碎银便要离开。
歌女仍旧在唱那首《思帝乡》,一剑封禅怀疑她只会唱这首。
她声音有些哑有些低,抱着琵琶坐在那里,娇娇弱弱的样子。
一剑封禅停下脚步,冷冷凝视着她,丢下一块碎银:“换一首。”
歌女抬头,有些惊讶地看他,他不耐烦地道:“换成《鹊桥仙》。”说完抬脚便走。
远远听到身后的弹唱:“……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一剑封禅突然很想叹气,他加快了速度离开。
那歌女慢慢站起来,迈着小碎步离开了,走到隐蔽处,慢慢伸展身子,再开口声音已经成了男子清亮的音色:“虽然说收人钱财,替人消灾,结果不光要做跟踪狂,还要卖唱,真是……算了,谁叫我天生丽质呢?”
“歌女”松了松筋骨,施施然哼着歌离去。
人邪向南疾驰而去,突然停下了脚步:“出来吧。”
北辰胤慢慢从一块巨石后现出身形:“在下北辰胤,乃北辰皇朝并肩王,不止阁下是否就是人邪,敢问尊姓大名。”
“你的轻功不错,值得我的名字。吾名一剑封禅。”他道,“你有求于我。”
北辰胤被噎了一下,拱手道:“的确。”
他方欲说下去,却被一剑封禅打断:“我有急事。帮我找两个人,我便帮你做三件事。”
“何人?”北辰胤再次被噎住,他明白面前之人的狂傲,加之的确是有求于人,也不恼怒,只是认真地询问。
“吞佛童子。还有,剑邪。”
“吞佛童子,可是近日肆虐武林之魔?阁下寻他作甚?”
一剑封禅冷冷笑了:“自然是杀他。吾与他有仇。”
“至于剑邪,同阁下并列双邪,但行事一向神秘,吾等实在难寻踪迹。莫非你也同他有仇?”
“……他爱梅。至于仇,或许吧。与汝何干?”人邪冷淡道,“言尽于此,若有线索,到冰风岭寻吾。”
他转身,几个起落便失去了踪迹。
并肩王站在原地,慢慢抹去身上脸上的伪装,北辰胤硬朗的容貌隐去,露出一张俊美和妩媚并存的雌雄莫辩的面孔。
他,或者她神色莫名地看着一剑封禅的背影,半晌才离去。
一剑封禅向南边疾行,越向前,焦土气息便越重,他眉目深锁,放缓了步子:寺院的残垣断壁之外,一株烧毁了的杏树,半株娇艳红颜半株枯骨罗刹,热浪依旧未退,来源是一面倾颓的墙。
吞佛童子的火焰印记。
周围寂静无声,魔物已经走了一段时间。
忽然,一剑封禅在焦糊味之中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清冷香气,似梅似莲,他眼神变了变,恍惚了一刻,而后原路返回。
一剑封禅进入林中,不过几息,林中突现骇人热浪,红发的魔物身着白色法衣,金瞳冰冷,他露出一个冰冷的讽笑:“真是执着。”魔物修长手指划过圣剑之柄,转身离去。
火焰肆虐过的寺院外,半株杏树上繁花纷扬而落,转瞬一切化作焦土。

评论
热度(14)

© 倘若我死而你尚在人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