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若我死而你尚在人世

伊子/Yancy‖霹雳‖冰球RPS‖聂瑶‖楼诚‖21一生推‖我长那么帅当然不是异性恋也不是同性恋——我是无性恋啊

【原创】云梦歌 第一二章 大修版 武侠

第一章·洞庭君

八百里洞庭,烟雾茫茫。
骆行歌来得很早,但是有人比他更早。
他从马上下来,看向那烟波中的青色人影,那人影在晨间的雾气里很模糊,但又偏偏挺拔得太显眼,于是显得极其鲜明。骆行歌没有贸然开口,他只是站在那里欣赏这道人影,然而他的气势已经变了,他的背不自觉地挺直,身后背着的长剑铮然发出一声长吟,仿佛感应到主人平静冷漠的面容下激荡的心情。
他个子很高,生得相当英俊,剑眉星目,眼眸颜色偏淡,好像一对上好的烟水晶,显示出他的一部分异族血统。洛行歌穿了一身黑衣,同色的长剑负在身后,显得他更加像一柄锋锐的绝世神兵。
剑,是君子剑,骆行歌的剑,却带了刀气,凛然的杀伐气。
他三月前入关的那一天,正是龙抬头。甫入关,他便去挑战了长安武林盟主赵孟庭,第二个是忘刀门门主“醉刀”君莫笑,然后是白鹭观观主凌霄子,等等若干后天高手。如今是第三个月,他来找的,便是湖上之人。
那人发现了他,正缓缓踏着水向他走来。 他青色的大氅在云岚雾气中漂浮,如履平地。
被发现了,骆行歌并不奇怪,他的功夫很高,但是对方的实力同样深不可测,何况他根本没有费心掩饰自己的到来。
他只是看着对方,一步一步稳稳地将双足放在水上,他看不清水下是否有暗桩,也不太在意这个,因为他对面的人是洞庭君,只有他配在这雾气飘摇的云梦泽上一步一步走到世人面前。
洞庭君走到他的面前,用了不过几十息的时间,他看起来走得很慢,其实却很快。骆行歌不由得想起了一句赋,“凌波微步,罗袜生尘”,只是洞庭君不是那洛水里 的多情女神,而是这一方洞庭的霸主,武林里最可怕的存在之一。
洞庭君姓湘,名九嶷。虽然他很年轻,但大多数江湖人都会尊称他一句“洞庭君”,不光是因为他高深莫测的武功,也因为他特别且超然的地位。
一个刚及弱冠便达到后天武境的高手,哪怕是占了武功路数的便宜,没有从小到大的勤学苦练也是不能的。不论是身世,还是勤勉,大多数江湖人就要输他一截。
骆行歌却不是那大多数里的一个,他二十四岁,同样是练武奇才,也是后天武境。所以他只是站着,打量着洞庭君。他的眼神看不出感情,也不带感情,就那么淡然又锋锐地注视着对方。
湘九嶷非常好看,面若桃花,鼻梁挺直,墨发披肩,甚至他明亮的一双杏眼让他看起来有种不谙世事的天真,但他的眼神却如同这云梦泽一般让人捉摸不透,他只比骆行歌矮了小半个头,身姿挺拔如同湘妃竹。他手中没有武器,因为这八百里云梦泽,其中的水,其下的石,其上的雾都是他的武器,他不需要戒备,因为需要戒备的,从来都是他对面的人。
他们对视,一时间仿佛山雨欲来,又立刻归于寂静。
骆行歌首先开口了:“在下骆行歌,前来向湘君讨教。”他的嗓音低沉富有磁性, 用了内力,在湖上传了很远,隐隐有了回声,仿若金铁交击。
湘九嶷看着他,问到:“从何处来?师承何处?”他的声音是不同于对面青年的清越明朗,如同雨声泠泠。他这样问,语气毫无波澜,客套话也说得极其倨傲, 只是他周身的气势同样也是极其倨傲的,他有这个资本。
“从大漠来,家师骆涵虚。”骆行歌回答,他同样是倨傲的,他也有这个资本。
听闻此语,湘九嶷黑沉的双眼里难得有了一丝转瞬即逝的情绪,仿佛欣喜又像是哀伤:“我只同你对一招。”
此任洞庭君行事怪诞,不少人向他讨教,却是一招难求,骆行歌已有所耳闻。湘九嶷向他承诺的一招,他知道这一招意味着什么:毫无保留,倾尽全力。
“可。”骆行歌点头。
骆行歌说完,洞庭君突然动了,他这一动,便挟着八百里洞庭的水汽烟岚,朝着骆行歌劈头盖脸地袭来!

第二章·师兄

三个月前,骆行歌突然出现在中原武林,骑着一匹青骢马,背着一把长剑挑战武林中各门派的高手,未尝败绩。
他的剑甚至很少出鞘,即使是武林盟主赵孟庭这样的人物,也不过在最后逼他出了一剑,那一剑的锋芒锐利如电,避无可避。
赵孟庭问他此剑招的名字,他答,少年侠气。
少年侠气,结交五都雄。他的剑法正是脱胎于《六州歌头》。
此刻面对湘九嶷身后铺天盖地的水汽, 骆行歌感受到了江河般浩大的压力。
但是骆行歌并未出剑,他只是伸手,念道:“轰饮酒垆,春色浮寒瓮,吸海垂虹。” 他随着这三句,连出了三掌,一掌破开水做的帘幕,一掌逼近湘九嶷的身侧, 最后一掌,对上了湘九嶷的一掌。
湘九嶷身上的青色大氅被水浸润,贴在他的身上,他却浑不在意,他袖风击向骆行歌,被挡开,然而真正的杀招,来自他的手掌。
湘九嶷有一双极其好看的手,他的手比平常男子要略小,色如白玉,手指修长,触手温凉,这是一双拨弦的手,一双落子的手,可这更是一双杀人的手。
骆行歌反而笑了,他很少笑,这笑容仿佛冰山消融,几乎是温暖的,也是挑衅的。多数人看见他的笑容,女子或许会红了脸,武者会怒不可遏,可湘九嶷只是一掌平平拍出,毫无花巧的一击,却带着漫天烟雾般的如山压力。他没有用剑,可他的掌中含着的,不仅仅是精纯绝妙的功法内力,还有一道剑气。
骆行歌的低吟到了第三句,他伸出手,挟带风雷之势的一掌,同湘九嶷那山势沉沉的一掌相接。他能感受到那手掌里的茧,也能感受到那细腻如同白玉一般的触感,更能感受到那迎头而上的剑气,如同春笋破开大地,好似鸥鸟飞出海面。骆行歌的手掌宽大,他使剑,也使刀,他天赋强悍,只要想会的没有不能会,于是,他的一掌中,也带了一分的刀气,刀是杀伐之兵,这刀气却又刚直仿佛剑气,他的一掌,本吃了功法的暗亏,却在刀兵之气上,更胜一筹。
双掌一触即分,不分上下。三掌三击,却不过是一招。
湘九嶷退入湖中:“你很不错。”
骆行歌回应:“你也是。”
湘九嶷正要继续开口,却被一阵阴风和一个老人粗哑的笑声打断了。 他毫无表情的脸上终于变了一变, 哪怕骆行歌根本不明白那风和那笑声代表着什么,他也清楚理解到危机的来临,不仅是因为湘九嶷变了的脸色,同样因为那笑声中暗藏的杀机。
年轻的洞庭君一挥袖:“是幽冥老祖,他在一里之外。此人与你师父有仇,速速离开。”
骆行歌一凛,却没有离开。他点点头:“多谢,只是家师同样让我杀死此人,我不能走,还要借洞庭山水之势除这一害。”
湘九嶷看他一眼,杏眼泛起复杂的神色,却没说什么,只是退到了湖心,衣袍的摆动随着雾气的变幻时隐时现,遥遥看去如同一只清丽的孤鹤。
幽冥老祖到了,穿的像个邋遢老道,手如鹰爪,形容枯槁,那阴风随着他的到来更加强烈,湘九嶷一挥袖,洞庭上雾气更重。
他阴恻恻地道:“你是自称骆涵虚弟子的小娃娃?”他一双浑浊的老目打量着骆行歌,突然又如老鸹般笑了两声,“这目中无人的样子真是一模一样的讨人厌。”说完一抬手,一柄材质奇特的白色长尺便向骆行歌的头顶打来。
骆行歌瞳孔一缩,却没有用背上的长剑,而是从袖中抽出一把短剑。
这是一把极其艳丽的剑,剑中央一抹仿佛桃花花瓣一般的艳红,这把剑名叫桃夭,剑身短而窄,几乎像是把匕首,却是杀人的剑。
幽冥老祖身法诡秘,他的轻功名为鬼步迷踪,最适合缠斗。骆行歌用的短剑,无法同他拉开距离,激战半刻。到底是功力不够,同样是后天武境,幽冥老祖是武林中数一数二的鬼门宗师,骆行歌却不过是初出茅庐的异域来客,于是幽冥老祖便渐渐占了上风。
“小子不错,可惜比你师傅差了不止一点火候。”幽冥老祖冷笑。
汗水渐渐湿透了里衣,骆行歌转头看了眼远处那孤鹤一般的青色身影,然后快攻几招暂时逼退对方,左手抽出背上长剑。
他的左手剑使得很好,但真正有威力的只有一招。
他出招了,那八百里洞庭的山水,便立刻化为他所用。
湘九嶷秀丽的眉毛拧起,低低念道:“驾飞龙兮北征,邅吾道兮洞庭。”
幽冥老祖看着那剑光朝他而来,一时竟是动弹不得,在那剑尖堪堪划到他胸前时,幽冥老祖才有机会反击。他右手手指成爪抓向对方,同时左掌散出毒烟,借掌风内力袭向骆行歌。
“屏息!”湘九嶷传音同时到达,骆行歌一惊,想要闭气却在躲开幽冥老祖之爪时吸入毒气。
“你到底是何人,竟能借用这洞庭山水之势。”幽冥老祖阴毒地看着一时不察吸入毒烟而神情涣散的骆行歌,试图调息却吐出大量的鲜血。
“他是我师兄。”湘九嶷的声音响起,不带任何感情。
幽冥老祖惊恐地瞪大了双眼,注视着已然昏迷过去的骆行歌的短剑穿透了他的胸膛。

2016-05-02 /  标签 : 原创武侠 4 8  
评论(8)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