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若我死而你尚在人世

伊子/Yancy‖霹雳‖冰球RPS‖聂瑶‖楼诚‖21一生推‖我长那么帅当然不是异性恋也不是同性恋——我是无性恋啊

【吞雪】野风(第八号当铺AU短篇)


楔子

袭灭天来看向面前的人,他眼睛闭着,好像在算计什么。
“你想要什么?”他问,“第八号当铺能满足你的愿望,但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让他转世轮回。”
“我以为这种事情你应该找一步莲华去做?”魔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还有,如今的你,该叫人邪,还是吞佛童子?你如今是人,还是魔?都不是。”
那人沉默。
“他需要一颗人心。”袭灭天来继续道,“把你的心,换给他吧。至于代价,从今往后做我的代言人,掌管这当铺吧,吞佛童子。”
他轻笑出声,手指间捏着一颗跳动的心脏:“现在,你又是那个魔了。”
吞佛童子睁开眼:“你说得不错。”他看向那颗本来属于他的人心,神色莫名。

剑雪无名在超市里挑了半天,终于在大妈们的围追堵截下买好了菜。
他二十来岁,是单身独居的自由撰稿人,稍微有点近视,但出门一般不带,虽然不至于人畜不分的地步,但走着走着总喜欢走神,手里拿着菜,撞到了一个人身上。
“啊抱歉。”剑雪面容生得年轻,绿藻似的头发好似刚睡醒般乱翘,看起来就像个学生仔的样子,说起话来也温和,眼神因为刚才的放空还有点迷茫,看着更小了。
“无妨。”他撞到的那人身量高挑,面容俊美,红色的头发一丝不苟地被发胶抹起来,梳了一个背头,还穿了一件红白相间的风衣。这样子看起来本该是大多数人眼里不伦不类的,但在那人身上却极其自然,而且很好看。
剑雪被这衣服鲜明的色刺了一下眼睛,他慢吞吞地眨了眨眼,心里想还好菜没有翻到对方身上。
这是剑雪无名同吞佛童子的初遇。
剑雪走得急,他买了冷冻的荠菜,不是季节时令蔬菜,怕化了,没有看到他撞到的那个人,停下脚步,一直看着他的背影消失。
“剑雪无名么?”吞佛童子轻轻念着这个名字,“有所求的人。”
他们真正认识是在剑雪所投稿的公司作者年会上。
剑雪常写些旅行故事或者书评影评之类的,经由好友言情小说家阴川蝴蝶君介绍同北域出版社签约,有时候也会参加一些活动。
阴川蝴蝶君是一个非常俊美的男人,虽然是外国人模样,金发鸳鸯眼,但口中说的话却完全是个国人。他看见剑雪过来,同他的编辑兼女友公孙月打了招呼,走过来道:“剑雪无名,你来了啊。我给你介绍一个人,他想认识你很久了。”
剑雪问:“什么人?”
有一个他觉得听过的,但是并不熟悉的声音响起来:“我。”
那个男人走过来的时候,剑雪突然有点迷茫,他握住男人伸过来的手:“我是吞佛童子。”
吞佛童子这种人算不上一个好朋友,剑雪有时候看着他觉得心里发怵,倒不是怕或者怎么样,只是觉得这人心思深沉,吞佛是一个场面人,做事周到又体贴,照理说这样的人怎么样也都是很讨人喜欢的,但他朋友很少,剑雪一直觉得有时候吞佛此人的所作所为还有说的话大有深意,还是他不明白的那种。
剑雪无名是个弃婴,被一个老和尚捡到,在寺庙里当成俗家弟子养大,上了学,也就像个书呆子,靠着优秀的成绩年年拿奖学金,然后给各类杂志投稿,他现在生活无忧,还会经常回去看老和尚,总的来说他不是一个完全不谙世事的人,却也的确对很多俗事一窍不通。
或许这样的人在某些方面的直觉更加敏锐,他总是觉得,吞佛童子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人物,不应该靠近。
但冥冥之中好像有什么不可抗力在吸引他,让他和吞佛童子做了朋友。
他一直觉得自己好像是为了寻找什么而来到这世上的,但他一直没有找到,他直觉吞佛能给他一个答案。
但他也有种预感,这答案需要的代价并不小,或许会让他无法支付。
但他只能这样追寻下去,因为他唯一清楚的是,他的的确确是为了那个答案而存在于世上的,只为了那个答案而存在。
而后突然有那么一天,蝴蝶君在电话中和他闲聊,突然有些迟疑地问:“那个,剑雪啊,你听说过……第八号当铺吗?”
他沉默了一下:“……我知道,不是说这只是传说吗?”
蝴蝶君嗯了一声:“或许吧。”
他转而去说别的话题,剑雪却彻底沉默了下去。

第八号当铺算是一个很有名的都市传说。
据说那是在魔界和苦境的交界处,由魔掌控的当铺。人心总是贪婪的,并不是所有事情都能如愿,第八号当铺能实现你所有的愿望。
但也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剑雪想不出蝴蝶君为什么突然提到这个,蝴蝶君是一个乐天知命的人,家世显赫不愁吃喝,和女朋友也非常好,他已经决定要向公孙月求婚了,或许不是无欲无求,但也不需要第八号当铺这样的传说。
“其实是这样的,阿月仔的二哥邓九五,他……唉你也知道他和月无暇的事情,红叶夫人重病,突然好了,但是月无暇死了。”
邓九五和月无暇还有红叶夫人,标准的渣男麻雀变凤凰以后初恋情人剪不断理还乱的故事,剑雪曾经撞见月无暇自杀,还救了她。
“这听起来很像那种都市怪谈。”剑雪道。
蝴蝶君叹口气:“不过如果阿月仔,啊呸呸呸不吉利的话不能乱说,我觉得我也会……”
这件事情并没有在剑雪的心里留下太多痕迹,他和邓九五月无暇红叶夫人都不熟悉,最多就是一不小心撞到月无暇在跳楼然后随手救了而已。从小在寺院长大,他耳濡目染,变得淡漠通透也是肯定的。
他其实一直觉得这个世上虽然美景很多,但是更多的还是让他感到疑惑的人和事,只是这些疑惑从来不能沾染到他的身上,他隐隐约约觉得自己和这个世界有一种说不清的隔膜。
有的时候吞佛童子会请他喝茶,吞佛是出版社的股东之一,很有意思,这个一脸精英模样的男人,在生活上却有种非常老干部的一丝不苟。
“你相信天命。”吞佛道,“你的文章里,有很多很美的描写,但是也透露出很深的厌世心理。”
“厌世?我从没有这样的看法。”剑雪道,“我只是不太喜欢和人交流。”
他目光安静地注视着杯中的梅花花瓣,这茶香气奇妙又熟悉,他觉得放松,但坐在对面的人,却让他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吞佛似乎看出他的戒备,他今天穿了一身材质柔软的白色立领衬衣,头上没有抹发胶,有那么一点碎发垂落在耳边,他低低笑起来,剑雪好像能感到他胸腔的震动。
他说:“我不会吃了你的。”顿了顿,他补充道,“至少不是现在。”
“吃人?”剑雪微微睁大眼。
吞佛用那双有些怵人的金色眼瞳看了他一会,突然道:“你有时候真像个不谙世事的小朋友。”他说话的口吻无比熟稔,说完自己也愣了下。
剑雪道:“是吗?”
“的确,保有赤子之心在这个世界最为难得,只是,剑雪无名,你能一直这样多久呢?或许你永远学不会教训。”吞佛道。
“我够坚定。”剑雪回答。
吞佛童子站起来,他本就比剑雪要高上一些,此时更是居高临下,剑雪抬起头去看他,就见他目光复杂。吞佛突然问:“你有什么想要的吗?”
剑雪愣了愣,然后道:“我一直觉得,我对这个世界有很多疑问,但是我真正要追寻的,只有一个答案。”
“或许你会需要这个。”吞佛童子递给他一个信封,“想好再打开,一打开,你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剑雪接过那个黑色的信封,上面用暗纹绘着一朵黑色的莲花。
吞佛童子没有再找过他,他却开始频繁地做梦。
“剑雪无名,为我下地狱吧。”那个魔这样在他梦里呢喃,他看不清那个魔的面容,只记得胸口的疼痛,血液流失的冷。
他睁开眼,想去喝杯水,却在床头柜上摸到了那个信封。
他知道,一切都不一样了。
他穿着睡衣,趿着拖鞋走在黑色的通道里,然后眼前豁然开朗。
吞佛童子面色沉静地坐在房间的中央:“剑雪无名,欢迎来到第八号当铺。”
“你是魔?”剑雪道。
“是的,我的小朋友,你做好和魔交易的准备了吗?”吞佛走过来,把他按到太师椅上,他们的脸靠得那样近,呼吸纠缠。
剑雪闻到了血的味道。
“我想要一个答案。”他轻轻地,执着地说道。

吞佛童子是魔,这个结论并不是很难以接受。
非人类的俊美,妖异的金色眼瞳,还有不时表现出的对人类的不屑一顾,他从未遮掩过自己的不同。
此刻那双金色的眼睛和剑雪蓝色的双眼对视,剑雪不太明白他的眼神,但也知道了一点:他要的答案,和吞佛童子有关。
吞佛童子沉默了一会,突然道:“这么久了,你还是没变。不断追寻你的过去。询问你的内心吧,剑雪无名,你知道,过去不可追,未来不可期,活在当下便可。”
“我需要这个答案。”剑雪坚持道。
魔冷笑:“这不合时宜的慈悲不太像我,那么你不要后悔。要知道答案很简单,签下这份契约,你的自由便由我掌控,你的答案,也由我来给予。”他将不知何时出现在桌上的契约书推给剑雪。
剑雪双眼微微睁大:“这是什么意思?”
吞佛轻笑:“想要知道过去,那便要付出未来作为代价。典当你的自由,你会获得永生的孤寂,世间的一切都将成为过眼烟云。你将陪伴我,成为我的助手,看着人类肮脏的欲望将他们带往何处。期限是,直到我厌烦你为止。”他这样说着,眼中透露出惊人的占有欲望,“这是不可能的,你将永远在我的掌控之中,没有反悔的机会。”
剑雪闭了闭眼,在契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我不后悔。”
吞佛哼笑一声,剑雪只觉得一阵恍惚,天旋地转之间,有一双臂膀把他拥入怀中。
待他醒来,正躺在一张古色古香的大床之上,吞佛童子并不在,他坐起身来,心下迷惘。
吞佛、封禅,殊途同归。那他呢,他是爱梅的剑邪,还是被杀的魔胎,还是现在的剑雪无名。
“你醒了。”吞佛走进来道,“你的工作,是整理仓库里的典当品。”
“那……”剑雪开口,被吞佛打断。
魔撤去了障眼术,长发梳起,白色的法衣不染纤尘:“你当然能在人世活动,只是一段时间以后,你必须改变自己的身份。”
剑雪沉默了一下:“好。”
他从来不是一个会后悔的人。
在第八号当铺的工作比想象中要忙碌,因为人的欲望无穷无尽,赌徒倾家荡产后用自己身体部位换取运气和钱财,政客用感情换取前途,也有一心付出的,他看尽人世百态,对人性有所了解,但他仍旧看不透吞佛。
“你似乎还有很多疑问。”一步莲华坐在他对面,长发如雪,面容却好似冰雪初霁,温和又慈悲。
剑雪认识一步莲华是一个偶然,又是必然,袭灭天来是第八号当铺真正的主人,他是一步莲华的恶体,剑雪第一次看见一步莲华,就觉得他们颇有渊源。
“我只是不明白,吞佛童子当初杀了剑邪,为什么最后要救我。”
“杀魔胎,开赦道,是他的使命,无论是谁他都会去杀的。”一步莲华道,“魔是很复杂的,又是很纯粹的。他们随心所欲,吞佛也不例外。”
“那人呢?”
“人,当然也是很纯粹又很复杂的。你应该很清楚不是吗?人邪就是这样纯粹又复杂的人物。”
“他的确是。”剑雪道,“我只是不能理解。”
“不能理解什么?”
“你和袭灭天来,不是一个人吗。”
“他是我的过去,也是我的未来,我们是统一的整体,却也是独立的个体,因为他有他的思想,我有我的,我们终究是不相容的。重归轮回之后,我们仍旧无法重新成为一体的。”
“那一剑封禅呢?”剑雪问,“他在哪里?”
“我们和他不同,他本就是一莲托生引导出的魔存在的属于人的一面,而且并没有脱离原本而独立存在。”一步莲华摇头。
“魔,会有属于人的一面吗?”
“你曾是魔,但你可成佛,你说,魔不会有属于人的一面吗。”
“如今的吞佛童子,和一剑封禅到底是什么关系。”
“殊途同归。剑雪无名,剑邪,名字是入世的表征,他以吞佛童子之名入世,不代表他就不可能同时是一剑封禅了。”一步莲华道,“他救你,同样是付出代价的。”
“什么代价?”
“这你应该问他。我只想说,你曾为吞佛童子而存在过,那反之,他难道不能为你而存在吗?名姓不过是代号,归于本心,你和他才是真正要做的。”
剑雪无名若有所悟地沉默下去。
他回到第八号当铺,吞佛一如既往地坐在里头,一双金色的眼瞳好似看透人心:“你去见了一步莲华。”他说话的语气是淡淡的,并不放在心上,“我并不是要兴师问罪,毕竟连我都曾同他合作过。”
“他相当睿智。”
“看来你有所收获。”
“我有疑问。”
“说吧,我的小朋友。”吞佛轻笑。
“救我,你付出的代价是什么?一剑封禅在哪里?”
吞佛本是坐着的,听到他的话,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走到了剑雪身边。
“代价是,一剑封禅的心。”他轻轻地在剑雪耳边道,伸手抚在剑雪的心口,“一剑封禅在这里。”
剑雪有些迷茫又有些了悟地看着他。
吞佛拉着剑雪的手,放到他自己的胸口:“而吞佛童子,在这里。”
他的胸口一片死寂,没有心脏的跳动。
魔,有一颗人心。
魔轻轻吻他的耳朵:“你觉得,我的心,能离开我吗?”
剑雪无名闭上眼:“我不会走。”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