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若我死而你尚在人世

伊子/Yancy‖霹雳‖冰球RPS‖聂瑶‖楼诚‖21一生推‖我长那么帅当然不是异性恋也不是同性恋——我是无性恋啊

【SW/Skysolo】落日风残(武侠短篇)

卢走天在荒漠里慢慢走着,新朝复辟,旧朝前尘往事已然如昨夜梦境成空,这荒漠又空无人烟,没人认得出这穿着斗篷戴着兜帽的道子,原来曾是起义军的一员大将。
道子逆风而行,风吹起他衣服下摆,露出一只铸手,他面容依旧年轻,蓝色的眼中却含着沧桑。
卢走天走进沙漠里唯一的一间破败客栈,有一些歇脚的商贩坐在里头,在他推开门时抬头去看,门关上,隔绝了风沙烟尘。
他来赴约。
“你来了。”独孤汉坐在客栈一角,对面空无一人。
独孤汉好似老了一些,看起来还是健硕又俊美,卢走天走过去,慢慢摘下兜帽,在他面前坐下来:“楚霸客呢?”
独孤汉手里捏着一个酒碗,里头酒液浑浊,他抬眼看了看卢走天,道:“替我看货。”
“难怪没见你那千年隼。”卢走天了然地笑了笑,拿过桌上空余的杯子,倒了一杯酒。
独孤汉有些不悦地眯起双眼,却没阻止:“我记得你们以前不能喝酒。”
“现在也是。”卢走天道,他喝了一口酒,被呛了一口,“不过我早就离开了。”
“已经过去十六年了。”独孤汉突然叹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卢走天淡淡笑了笑:“对于我们而言,时间还有意义吗?”
独孤汉瞪他一眼:“那是对于你这样的先天人来讲的,我不过一个后天武者,怎么比得上你。”
卢走天伸出他完好的那只手,按在独孤汉的手上,道:“与我而言,你还和以前一样没有区别。”
独孤汉一笑,却并未再说话。
卢走天似也察觉自己的动作太不妥当,把手收了回去,独孤汉看他一眼,摇摇头:“吃东西吗?”
他也不等卢走天说话,叫小二来了两碗面,配一碟酱牛肉,味道干巴巴的,他叹口气:“又贵又难吃。”
“你还是一直来。”卢走天用铸手拿着筷子,他在大漠孤身一人行了很久,都是吃的干粮,是以面和牛肉虽然寡淡,他却吃得很香。
独孤汉状似无奈地笑了笑:“这不是为生计所迫嘛,我的商队。”他指指周围一些人,“规模已经大不如前了,总得多跑点地方。”
“你有没有想过,回去。”卢走天问,“以你的能力和威望,你能在新朝里横着走。”
独孤汉哼笑一声:“我回去干嘛?等着千年隼被那群大臣拆碎吗?”
卢走天沉默,吸溜一下把嘴里的面吃掉了。
千年隼是一架机关车,上面不仅能载人还能装武器,是当时西斯教的卧底融会贯通绝地观之机关术数所制,阴差阳错来到了独孤汉的身边。独孤汉和他相遇,同样是在这荒漠,他和他的友人异域来客伍基人楚霸客救了重伤的卢走天,最后甚至和他一起加入了起义军。
在旧朝被推翻后,两人订下十六年盟约,卢走天离开了帝都,本以为独孤汉会在帝都风生水起,后来才知道,他回了大漠。
独孤汉突然伸手揩去他颊上一点汤渍,问他:“那你呢,有没有想过回去?”
卢走天感觉他粗糙指腹温柔地划过自己的脸颊,熟悉的温热触感,他闭了闭眼:“我和你不一样。”
他卢走天,是绝地观最后一人,却也是魔教西斯教教主之子。他离开,是自我流放,十六年来居于孤岛,远离人烟,是放逐,也是逃避。
“又有什么不同呢?”独孤汉说,他们站起来,独孤汉把卢走天往门外带,卢走天顺从地跟着他走。
门外已是夕阳渐沉,落日的残风吹来黄沙,他看向独孤汉。
“十六年,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同。”独孤汉对他笑,“我们第一次见面,和现在,也是一样的。”
他低头,唇擦过卢走天的额发,卢走天用铸手握住他的手,闭上眼。
远处传来机关之声,他们远远眺望。
落日风残中,千年隼向他们驶来。

2017-02-23 /  标签 : 星战skysolo 21 4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