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若我死而你尚在人世

伊子/Yancy‖霹雳‖冰球RPS‖聂瑶‖楼诚‖21一生推‖我长那么帅当然不是异性恋也不是同性恋——我是无性恋啊

【魔道祖师/聂瑶】Slap shot(冰球运动员AU,短篇完结)

聂明玦摘下头盔,他一个人已经在这冰场上练了很久。
他今年三十岁,正是一个后卫(1)的黄金年龄,如果没有受伤的话,他应该早就是一支球队的核心。
所以他独自在这冰场上练了很久。冰场并不大,也没什么人来,之所以维持得下去,不过是因为聂家有钱够他烧罢了。
前两年还有上级联盟球队过来询问聂明玦的意向,这些天也就只有一些不入流的球队来寻求他的加入了。
“大哥。”蓝曦臣自冰场一头滑过来,“这么多年,你还是不肯回去?温旭退役四年转行经商,温若寒已经从管理层退下来,现在在管理层的是他的小儿子温晁,此人不足为虑。”
蓝曦臣是联盟中最好的防守型中锋,虽然当年同聂明玦并非是一个队伍,两人感情却不错,对于聂明玦的事情了如指掌。
聂明玦摇头:“不是我不想去,前两年我是还不能回去,现在我都三十岁了,四年没有打球,上级联盟已经不来找我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蓝曦臣问道。
他笑了笑:“你来,一定有事情给我做的吧。说吧,我的确没有事情做很久了。”
“瞒不过你。”蓝曦臣笑了笑,扬声道,“阿瑶,出来罢。”
一个纤弱少年走了出来,聂明玦眯着眼睛打量他,这少年实在算不得打冰球的好料子,个子不高,身材单薄,面容俊秀得像个女孩儿。
“什么意思?他想学打球?后卫?”聂明玦在更衣室里头脱掉球衣护具,穿着紧身衣的身材展露无遗,汗水浸透了的面料下是清晰可见的八块腹肌,“他不行,这样的,倒不如去学花滑。”
他回头,看到那个名叫孟瑶的男孩儿不甘心的表情,笑了:“不是只有高个子才能打冰球,但你实在不适合这个。你这样说小孩子我见得多了。我弟弟,”他指了指衣柜里的一张合照,聂明玦和一个瘦弱的男孩儿,“我老头子让他去学,他跟着我,半个月以后哭着回去求不学了。你那么细皮嫩肉的,估计承受力和他差不多,都不是这块料。何况你现在十多岁,已经过了黄金年龄了。”
蓝曦臣无奈道:“大哥……”
“我想学。”孟瑶道,他说话语气很平静,“我母亲从小就让我去冰场学,虽然我们那边只有打野球的,但是我可以学,比别人努力十倍百倍地学。”
聂明玦回头看过去,男孩儿一双眼里有野心和渴望,他伸出手揉揉孟瑶的头:“那你跟我走吧。”
孟瑶是个非常独立的男孩,聂明玦听说他家里已经没有大人,便提出让他住过来。他东西不多,家在一个破旧的公寓里,聂明玦和蓝曦臣帮他收拾收拾也不过两个箱子。
孟瑶在去往聂明玦公寓的路上就睡着了,聂明玦把他抱进自己卧室,走出来在冰箱里拿出一瓶啤酒给蓝曦臣。
蓝曦臣拒绝了:“我要开车。”
“一瓶啤酒而已。”聂明玦也没有勉强,打开拉环自己喝了,然后点了一支烟。
“你抽烟?你还想回去吗?”蓝曦臣皱眉,“大哥,你不能自甘堕落。”(2)
“我现在又不打球。我没什么瘾,不过是偶尔抽一根而已。”聂明玦摆摆手,“你们姑苏现在怎么样?听说云梦的江澄给你们挖过去了?他不是江枫眠儿子嘛,怎么回事?”
“也就是你到俄罗斯那时候的事情了,云梦现在根本周转不开,江枫眠怕出事,就打算让魏无羡和江澄也出国,到北美去,结果有一天江澄给人送到了姑苏。送来的人是温家那个很有名的女教练,温情,你应该知道。我们和江枫眠交涉了下,就把这个门将收进来了。”
“那个魏无羡,我对上过几次,很有意思。”聂明玦道,“我记得他好像可以打后卫也能打前锋?不过主要打前锋,他呢?”
“这就是问题所在了,魏无羡就此销声匿迹,忘机消沉了许久。”蓝曦臣叹口气。他的弟弟蓝忘机,也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中锋,不过是进攻型的,可以说蓝氏双璧的PP和PK是无人能敌的。
“你弟弟怎么说?你不是说他喜欢魏无羡?”聂明玦其实是不太信蓝忘机暗恋魏无羡这件事的,不过蓝曦臣不扯谎,所以他就问了句。
“他那段时间打了不少架(4),教练骂了一顿,才好起来。”蓝曦臣道,“我看他还是郁结在心,也是很担忧。”
聂明玦摁灭了烟头:“那这个孩子呢?你不会无缘无故把他带过来的。”
“你觉得他像谁?”蓝曦臣问道。
“孟诗,那个花滑女单,我见过她一面,你的意思是……”
“他是孟诗的儿子,今年十五,他的户口本上名字是金光瑶。”
“金光善一辈子也就做个打手,搞了几个女人倒都给他生了不错的孩子。”聂明玦把啤酒罐子上头的拉环扯下来。
“孟诗半年前死了,如果不是我在姑苏那边冰场看到他受更衣室暴力,这孩子可能就毁了。”蓝曦臣回答。
“那你怎么不让他去练花滑?”
“他母亲一心想让他去找金光善,他从小练的就是冰球,虽然生活比较贫困只能打打野球,但是我看他挺有天赋的。”
聂明玦哼笑一声:“然后你觉得我比较闲,就带过来给我找事做了?”
“明玦兄……”
聂明玦手一推制止了他:“得了,你这么叫我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我答应过的事情,就没有做不到的。你就等着看吧,只要他自己不放弃,我就能给他带出成绩来。”
“组织型后卫(6)是后卫当中非常难能够出特别好成绩的类别,但是你需要成为一支球队的核心,要组织进攻和防守,有团队意识……但是首先,你体能得跟得上。”金光瑶坐在餐桌前,聂明玦围着围裙给他煎牛排,一边跟他讲话,“最了解冰球运动员的就是冰球运动员,等会我们就去给你做个体检,还有体能测试,通过这个我能知道你的水平,然后给你定制一套方案。”
“我知道了。”聂明玦把牛排放在他面前,再摊上一个流黄蛋,很快,金光瑶皱起眉头,“太多了,我吃不下。”
聂明玦夺过他手上的刀叉,把剩下的牛排切成易于入口的大小,蘸上金黄的蛋液,喂到金光瑶嘴边:“吃不下也得吃,你昨晚睡死过去根本没起来吃饭,难怪你那么瘦。”
十多岁的小孩儿脸皮薄,别别扭扭地张嘴吃了,咽下去以后想让聂明玦把叉子还回来,聂明玦手往后退,然后继续不容拒绝地喂食。
金光瑶吃完了这顿丰盛程度堪比他过去生日的早餐,眼圈儿突然红了。
“你这是怎么了?吃多了总不至于哭吧。”聂明玦皱眉,摸摸金光瑶的肚子。
金光瑶看着聂明玦还没有动过的早餐,摇摇头:“不是……只是除了我妈妈,从来没有人对我这么好过。”
聂明玦哼笑一声,揉乱他的头发:“傻孩子,你叫蓝曦臣一声哥,那我也就是你大哥,总得罩着你。”
金光瑶的确很有天分,聂明玦把他以前打野球的坏习惯都改了,再手把手教他,他学的很快。
聂明玦是挺满意这个学生的,乖巧懂事,天赋很好,不过乖巧太乖巧了,懂事也太懂事,反倒感觉没什么脾气,攻击性不够。
何况金光瑶最大的问题还是在身体素质上。
聂明玦把他从体重秤上头抱下来,捏捏他的胳膊:“个子高了,体重是涨了,肌肉也结实了,但是还是不够。”
金光瑶耳朵根都红了:“大哥……”
“啊,干嘛?”
“你能不能不要抱我啊……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我不抱你怎么知道你长高变壮了呢,数字是数字,感觉是感觉。再说你比我小十五岁,当然还是孩子了。”聂明玦毫不在意地把人抱到怀里揉头,他和自己的弟弟聂怀桑关系还可以,但聂怀桑老怕他,而且当时聂明玦忙于训练忽略了弟弟,现在有了个金光瑶,就好像多了个弟弟一样。
金光瑶瘪嘴,聂明玦大笑着,把人从腿上抱下来放在一旁:“好了,我不闹你。过段时间有个训练营,你想不想去?不过我不在教练名单里,训练营是封闭的,其他几家的孩子都有,跟你年纪也差不多,你以后总归要去联盟里头的,怎么说?”
金光瑶垂下眼,让聂明玦看不清他眼中的神情:“我去。”
“好孩子。”聂明玦道,“等你十八岁,你一定会是最耀眼的组织型后卫。”
金光瑶去了以后就没有什么音讯了,聂家自从聂明玦退役以后就不再涉足相关产业,聂明玦自己开了冰场,但和上级联盟也并没有太多交集,这个机会是蓝曦臣争取的,他最多就是去接送,过了几天训练营干脆住宿了。
金光瑶回来以后出人意料地沉默寡言了几天,聂明玦在打球上老谋深算,在生活上头却是个粗线条,以为是他被同龄人水平打击到了,安慰道:“没事,他们都是从小接受系统教育的,你算得上半路出家,但我也看过他们的交流赛,这代潜力没几个比得上你的。”
金光瑶低着头不说话,突然一把抱住聂明玦的腰,把脸埋在他的胸口不说话。聂明玦抱住少年纤瘦却结实的腰身,以为他在哭。
金光瑶却没有哭。

注释

1.冰球球员分为中锋(Forward),左边锋(Left Wing),右边锋(RW),统称前锋,后卫(Defenseman),还有门将(Goalie),常见配置四组前锋三组后卫两个门将(一首发一后备,有的球队会有三个),大概。
2.说实话为了心肺功能,大多数运动员戒烟。
3.PP,PK源于冰球特殊规则,PP全称Powerplay,翻译强打或者多打少,PK全称Penalty Kill,与PP相对的少打多,犯规球员被判罚进入受罚席,进球分别为Powerplay Goal(PPG,强打进球)和Short-handed Goal(SHG,短手球),PPG后球员归位,SHG则不。
4.冰球打架,冰球比赛看点之一,一般来讲,国际赛事,未成年赛事,大学联盟杜绝打架,不入流联盟随便打架,大联盟(例如北美NHL和俄罗斯KHL)都有相对处罚条例并且较为严格。
5.Goon(连着读),冰球运动员中特殊的角色,一般由人高马大天赋一般的球员担任,专门进行过拳击训练,用以保护核心球员和鼓舞士气,比较low的就是去挑衅。但也不一定是只有Goon才去挑衅打架,有的核心球员也会比如那个谁(。)啊……
6.组织后卫是后卫的一个类型,同理进攻防守型前锋也是两个类型……

金光瑶十六岁的那一年,聂明玦在他生日之后把他送到了一支球队里。
仙门市唯二的两支青少年球队,正好里头的人都是之前他们训练营里的。温家自成一队,金光瑶在的是其他几家一起办的。因为场地问题两只球队共用一个冰场,摩擦不断。
金光瑶心情一直不好。
聂明玦不是个老妈子似的人,相反他就是一个标准大老粗,除了打球的时候以外他基本啥都不成,金光瑶也知道他的性子,什么都没说。
有道是不在沉默中爆发就灭亡了,金光瑶隐忍也不是一味地隐忍。
聂明玦打开录像带:“马上就是你的第一场比赛了,我叫他们给你找了一些体格跟你差不多的后卫的集锦。”
金光瑶从冰箱里拿出冰牛奶和冰啤放在茶几上,聂明玦习惯性拿过杯子喝了一口。
“大哥你喝了我的牛奶。”金光瑶道。
“你想喝酒吗?”聂明玦问,然后失笑,揉揉他的脑袋,“等你赢了。”
他们靠在一起看了一下午的NHL比赛集锦。
第二天下午的比赛,聂明玦推迟了一个例会送他去了。不打球以后他就接手了一部分家族事物,不过多是体育相关方面的,聊胜于无,总比他无所事事好。
他送金光瑶进更衣室的时候,那男孩儿转过头,问他:“大哥,你还想打球吗?”
他一愣:“当然想。”
聂明玦还没有学会走路就在冰上了,他从小就是刚直的性子,摔了一声不吭,他喜欢这项运动,爱重甚于生命。
他离开球队的原因是一场斗殴,球场上放垃圾话甚至打架在这个项目里并不少见,关键在于他和温旭打起来是在更衣室里,温旭一头撞在更衣室的架子上,放在上头的冰刀掉了下来,割了他的喉。
温旭当然没有死,虽然差一点——他从此对冰刀产生了恐惧,再也上不了冰了。
聂明玦的确是天生的冰球手,能力强也是暴脾气,他倾向于肉对肉的撞击,却厌恶那些恶意犯规甚至操控比赛的人,当时温家在仙门市冰球场上一手遮天,聂明玦再有天分和技巧,也是拧不过,不得不在一场比赛里向温家人低头,被温逐流暗算到肌腱撕裂,三年没有上场比赛。
蓝曦臣来找过他几次,聂明玦心知这时候的确是他复出的最佳时机,温家在冰球场内场外的地位正在被金家蓝家包括他聂家蚕食瓜分,而他三十岁,正是当打之年,但再不出现,不仅仅球迷,教练和整个世界都会忘了他。
竞技体育的残酷性正在于此,没有永远的赢家,只有一代又一代的运动员,默默无闻奉献了青春,却不可能被人永远记住。
聂明玦亲手为金光瑶系上了鞋带,他打结很牢固,松紧也正好。
金光瑶把他的脚放下来,低低道:“以前都是我妈妈帮我系鞋带的……”
聂明玦一愣,他实在不知道怎么评论孟诗,她是那个年代昙花一现的花滑传奇,但多数人记得的却是她未婚先孕不得不退出国家队从此销声匿迹,有人看见她在贫民窟,带不同的男人回家过夜,然后又早早死于贫困和疾病,留下一个不被父亲承认的孩子。聂明玦觉得她是失败的,但金光瑶是真的爱她,她也是真的爱金光瑶,只是这个女人太天真,一辈子活在一个虚幻的梦里不愿醒来。
他发愣的时候,金光瑶从凳子上跳下来,突然吻在他的脸颊上,柔软的唇有些湿润,一个稍纵即逝的亲吻,他听见男孩儿的话:“幸运之吻。”
教练自走廊探出头来:“孟瑶,好了没有?别再跟你叔叔叽叽歪歪了,你们这些家长就是这样,好像第一次比赛一定会撞个脑震荡一样不放心,真是……”
“他不是我叔叔,是我大哥。”
“我是他大哥。”
两人同时出声,聂明玦站起来,在金光瑶的头盔上弹了一下:“去吧。”
教练却不走了:“……你是……聂明玦?”
聂明玦点头,教练的脸上露出一种狂热的崇拜:“天哪你好,我是你的粉丝……没想到孟瑶是你的侄子……你能给我签个名吗?”
“……他是我弟弟……现在要比赛了,有人在叫你了,教练。”聂明玦道,“我看完阿瑶比赛会过来接他,不要紧的。”
“好的好的,你还会复出吗,我非常喜欢你五年前对蓝曦臣那场……”
“教练!教练!”孩子们的声音一下子打断了教练的喋喋不休,他才想起来这是快比赛的时候,讪讪地笑了下,再三确认了聂明玦会过来之后才走了。
聂明玦走到观众席,这会他戴了一个鸭舌帽,上头是仙门少年队的标志,虽然他的身高和下巴坚毅的弧度依旧让他鹤立鸡群,但好歹没有那么显眼了。
金光瑶被安排在第二组,和他对位的是三组四组前锋,以防守为主。
这是比较适合新人的位置,第一节金光瑶打得也比较中规中矩,没出什么大错。
聂明玦看着,少年队的比赛一般来讲都没有职业的来得激烈,规定也比较严格。
第二节一开始对面温家的一组就一阵快攻进了一个球,第一组后卫在蓝线被打得节节败退,不得不换上金光瑶所在的一组。
金光瑶凭借着他的小个子灵活地穿梭在几人之中,把已经到门口的球打偏了,球杆一勾,把球传给了中锋。
第三节的时候他那条线被安排在了第一组,和他搭档的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后卫苏涉,两个人配合不错,苏涉个人能力不太突出,但是挺听金光瑶的话。
1:1进了点球,最后赢了,进球的是金子勋,算是金光瑶堂兄,也是不错的一个前锋。
聂明玦接了人回去,回去之前给那个教练签了名,虽然赢了,但是金光瑶却不太开心。
“怎么了?”聂明玦问他。
“大哥真受欢迎……”他低声嘟囔了句,然后笑了下,“没什么,大哥,我怎么样?”
聂明玦道:“这是你第一场比赛,就能被调到第一组,是很不错的,但是你不应该横传(2),横传是最容易被对方截断传球的……”
聂明玦一说教起来就喋喋不休,金光瑶含笑听着,听得太认真以致下车的时候脚步踉跄了下,聂明玦注意到了这点,问到:“怎么了,太累了吗?”
金光瑶摇摇头:“还好。”
聂明玦啧了一声,干脆地连人带包扛在了肩上:“休息会吧。”
金光瑶挣扎了几下,聂明玦一巴掌拍在他屁股上:“别乱动。”
“这个姿势……不舒服……”金光瑶道。
聂明玦把他放下来,拿过冰球包(3),背在自己身上,然后抱起金光瑶:“行了吧。”
金光瑶发育晚,整个人都被包在聂明玦怀里,他靠在聂明玦的胸肌上,喃喃地问:“大哥,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聂明玦没有听清:“什么?”
金光瑶摇摇头,把脸埋进聂明玦胸口,掩去他对男人迷恋到疯狂的神色。
金光瑶在球队里很快占据了蓝线核心(4)的地位,组织型后卫不需要很高的身高,和非常强悍的身体条件,更需要的是灵活应变的能力,和机敏的头脑。金光瑶这两者都有,而且非常出色,很多人都注意到了这个叫做孟瑶的小后卫,他的身世也浮出水面。
这是好事也不是好事,忙于复出的聂明玦只知道金光瑶这个名字被正式计入金家当中,却不知道他在更衣室被孤立被攻击。金光瑶搬出了他家,住进了金家大宅,一是因为被认回,二是因为聂明玦越来越忙,也只会偶尔去看他的比赛,指导两句。
在江厌离和金子轩的婚礼上聂明玦再次见到了金光瑶。男孩儿长高了些,却更加瘦削苍白,聂明玦问金子轩:“阿瑶他怎么回事?”
金子轩和江厌离谈恋爱以后就不怎么回老宅住了,他对父亲的多数私生子采取无视态度,对金光瑶还好,因为他是一个比较有前途的后卫,但在大多数时间里还是无视的——这家伙就是一个恋爱脑,眼里除了女朋友谁都没有。
他摇摇头:“好像是生病了?我也不太清楚。”
聂明玦觉得心里有些烦躁,戒烟三月,他又跑到后花园抽烟。
“你在干什么?”他看见后花园里两个人拉拉扯扯,其中一个人的身影非常熟悉,不禁断喝出声。
金光瑶苍白着脸回头。
“大……大哥。”他疯狂地推搡着身上的人,那是一个醉鬼,趴在他身上胡乱摸索,在动作间少年的衣服凌乱,苍白的脸上突然泛出红晕,仿佛桃花般娇艳。
聂明玦忽然觉得心里有些燥热,更多的是愤怒,他一把扯开那牛皮糖似的醉鬼:“金子勋?”
金光瑶躲在他怀里瑟瑟发抖,金子勋茫然地抬头,看见聂明玦冷厉的眼神,一下子吓得清醒过来,差点没尿裤子。
这是天大的丑闻,金家旁支最有前途的冰球运动员猥亵家主的私生子,这事情虽然被压下来,但委员会要对金子勋的人品等进行重新评估,聂明玦大怒,将金光瑶接回了自己家。
一路上金光瑶害怕地缩在他怀里,乖顺得好像一只被顺了毛的猫儿,聂明玦压下身体里奇怪的悸动,轻柔又坚定地抱着他。
金光瑶深深嗅闻着聂明玦身上浓烈的男子气息,长长的睫毛颤抖着,一双琥珀色的眼中是计谋得逞的得意和疯狂。

注释
1.有真事,不过是早年门将被割喉,当时是比赛,队医是退役军医,将手伸进脖子里直接按住动脉,所以球员没死。从此以后门将就要戴护颈了。
2.横杆传球,冰球传球的一种方法,表现为球横向被传往另一个球员杆下,长距离容易被截断
3.非常非常重!包括护具球杆,15kg左右,门将20+kg。
4.蓝线指后卫线,后卫一般依靠蓝线进行防守和进攻。


聂明玦这几年同不少球队经理接洽过,但是都不太满意,他到大陆联盟(1)打过几年,但是总坐在板凳上,说白了那边能打的太多了,人外有人,他不算多好。东欧球路野蛮,人也高大健壮,他的身体素质在国内算是数一数二,在那边则不然。
蓝曦臣建议他去北美(2)碰碰运气,被他拒绝了,在北美那边,冰球被默认为富有的白人的运动,的确,这种活动非常耗钱,大部分拥有天赋的也确实是白人,聂明玦已经不年轻了,他无法承受重新开始的代价。
今年金光瑶可以参加选秀(3),因为在青年联盟的优秀表现,他收到了来自大陆联盟和北美的橄榄枝。
与此同时,聂明玦也迎来了新的机遇。
其实他的体能技术皆没有退化,毕竟像他这样的人就是为了这项运动而生的,永远保持状态的良好,他曾经戏称自己要像Jagr(4)一样打到不能再打为止,其实也不只是说说而已。
也正因此,一支崭新的球队开始同他接洽,这支球队名为蓬莱,将会是第一支进入大陆联盟的华国球队(5)。
“大哥,蓬莱是不是找你了?”金光瑶把做好的排骨端上桌,他穿了一件波士顿棕熊队(6)的T恤,上面有金色的英文字“Big & Bad”,T恤是聂明玦的,那年他被聂明玦抱回家,没有衣服,穿的就是这件T恤衫,后来就归了他,当做了睡衣。这么多年他也停止发育,但是没有长得多高,还是瘦弱的样子,聂明玦的衣服对他还是太大,黑色T恤衬着他雪白的肌肤,领口松松垮垮露出一点锁骨。
简直就是诱惑却不自觉的样子。
聂明玦用一种复杂的目光凝视他,然后道:“的确。”他有些狼狈地移开眼,“红烧排骨,很香。”
“我听说蓬莱有今年的选秀第三顺位。”金光瑶笑了笑,“预测说,这很有可能是我的。”
“KHL不适合你。”聂明玦皱眉,“比起技术,他们更注重身体。”
“可是大哥你会去吧,你不会去北美的不是吗?我想和你在一起。”金光瑶为他夹了一块肉,笑着看他吃下去。
“阿瑶……你……”聂明玦叹气,可他还未来得及继续说什么,便被金光瑶制止了:“大哥,食不言。”
随着金光瑶年纪越长,聂明玦便越发感觉自己无法移开目光,过去曾经当个弟弟对待的男孩儿变成了男人,面容褪去了原本的青涩,也出落得越来越像他那个早逝的母亲,阴柔俊美。
在一个又一个火辣辣的湿梦之后,聂明玦终于察觉到他对金光瑶的心思。
冰球圈子对于同性恋的接受度可以说是非常高的(7),但是他实在适应不了这样角色的转变,金光瑶在他面前的表现实在是乖巧又依赖,他不希望带金光瑶走上这条路。
金光瑶对他的依赖与日俱增,这不知道是好是坏。
他们安静地吃完了饭,聂明玦主动去洗了碗,金光瑶不喜欢自己一身油烟味,便去洗了澡,洗完出来,穿了一件浴袍。他走到沙发旁边坐下,行动间露出白皙的大腿,他体毛稀少,肌肤更是白得好像羊脂玉,让人移不开眼。
聂明玦假装看电视,其实什么也没看进去,他只感觉一种湿漉漉的清香擦过自己的身体,是金光瑶坐了下来,光着的腿贴着他的腿,让他浑身僵硬。
金光瑶好像有皮肤饥渴症一样,从来都喜欢贴着他,过去还好,聂明玦只觉得是一种兄弟之间亲密的表现,是聂怀桑太怕他而不敢对他做的,这满足了他大哥的心理,但是现在这更多是一种折磨。
他说不清这是甜蜜还是苦涩,只知道不能再这样下去。
“大哥,其实蓬莱的人找过我。”金光瑶把一条腿架在他的双腿上,眯着眼睛看电视里的比赛,“我很希望和你一起。我不想去北美,那群人都不知道你的好,居然想让你做打手。”
“阿瑶,北美的球路多样,比较容易让你找到你想要的。蓬莱虽然是华国球队,但是肯定会有更多东欧球员。我不希望你受伤或者怎么样。”聂明玦舔了舔干涩的唇。
金光瑶干脆把双腿都放到他腿上了,聂明玦无意识地伸手为他按摩,粗糙的掌心潮湿灼热。
他眯起眼睛,半躺下去:“我们可以在一组,蓝线重炮和组织型后卫,就像……McQuaide和Krug(8)一样。”
“我又能保护你多久呢?而且你和苏涉配合得一直也不错啊,那么多年的搭档不是吗?而且我看得出他很喜欢你,你也不讨厌他。他今年该去北美吧,前几天还问我你怎么想呢。”
“你想把我往外面推吗,聂明玦?你到底是不是男人,你不是喜欢我吗?”金光瑶腿一踢,坐了起来,好看的双眼圆睁着。
聂明玦沉默,他自觉龌龊的心思,突然被爱着的那个人一下子揭穿,好像还没有完全结痂的疤痕被抠得鲜血淋漓一样。
“你知道?”他不可置信地问。
金光瑶冷笑:“我怎么不知道?你的眼神,就好像那些看着我母亲的男人一样,欲望,情色,好像要把我的衣服脱光一样赤裸。”他坐到聂明玦的大腿上,双腿岔开,他没有穿内裤,隐隐约约露出的性器颜色干净,贴在聂明玦隆起的裤裆上,他道,“现在我在这里,你要上我吗?”
他凑到聂明玦耳边,轻轻咬了下男人的耳朵:“大哥,你不是想要我吗?现在我就在这里,要我啊,大哥,聂明玦……”
聂明玦终于动了,他狠狠地推开了毫无防备的金光瑶,脸色黑沉:“够了!金光瑶,你……怎么这样自甘堕落……你想像你母亲那样……娼、娼……”不知道是他气的说不出完整的话,抑或是看见金光瑶受伤的眼,后面的话他说不下去了。
“娼妓之子吗?聂明玦你滚吧!你他妈说我下贱也好倒贴也好,我就是喜欢你,喜欢得不得了,就想被你操不行吗?你他妈要敢说我妈老子跟你拼命!”金光瑶一屁股坐在茶几上,眼眶红红地大喊,“我就想被你操!我这样还不是你惯的。你有种就操我啊,你是不是男人啊聂明玦?”
聂明玦一时语塞,然后烦躁地坐到沙发上,扶着额头道:“我不想你这样。阿瑶,你是个好孩子。”
“我早就不是孩子了。何况我也从来不是好孩子,你从来不知道我有多坏。大哥,在你发现我的真面目之前,抱抱我好吗?”金光瑶苦笑道。
聂明玦深深吸了口气,把金光瑶抱到怀里,好像他们过去一直做的那样,又不太一样,金光瑶双臂圈着他的脖子,把脸埋到他的肩窝里,贪婪地嗅闻男人身上好像烈酒皮革一样的气息,他们的身体紧紧贴着,感觉到彼此的火热温度,情欲几乎是一触即发。
良久,聂明玦托起金光瑶的下巴,在他泪水涟涟的美目上印下一个亲吻,看着那个漂亮的青年破涕为笑,他低声道:“我明天陪你去见蓬莱的经理。”
“大哥,我好爱你。”金光瑶眼眶里的泪一下子掉下来,又被聂明玦用拇指擦去,他软软地撒娇,聂明玦短促地笑了一声,吻上了他微分的唇。
他们很快缠绵在一起,从沙发到卧室,两具肉体紧紧贴着,好像密不可分的一个整体。聂明玦闭着眼睛吻金光瑶的唇,没有看见对方睁着的眼睛里一种掠食者的自信的光。
金光瑶想要的一切,无论是冰球,还是聂明玦,现在他都牢牢地握在自己的掌心,再不会有人阻碍了。
聂明玦熟睡的时候还紧紧搂着金光瑶,他背后抓痕遍布,健壮的胸膛上连绵不断的牙印和吻痕,金光瑶蜷缩在他的怀里,好像一个婴儿一样赤裸的身体爱痕斑斑,几乎没有一块好肉,这一切明示出他们这个夜晚的疯狂。
金光瑶睁开眼,用一种痴迷的目光望着聂明玦的俊美面容,这男人的面容好像刀刻斧凿一般深刻,是他记忆里的光,他的神明和信仰。
“你逃不掉啦。”金光瑶道,“你是我的了,聂明玦。你永永远远,是我的了。”
他笑了起来,眼眸弯弯,眼底一片晦暗。

注释
1.大陆冰球联赛(俄语:Континентальная хоккейная лига),简称:KHL,成立于2008年,其前身为俄罗斯冰球超级联赛。

2.国家冰上曲棍球联盟国家冰球联盟(英语:NationalHockeyLeague,NHL,法语:LigueNationaledeHockey,LNH),是一个由北美冰球队伍所组成的职业运动联盟。NHL是全世界最高层级的职业冰球比赛,为北美四大职业运动之一。

3.此处为剧情需要,瑶瑶的顺位高得吓人,一般中国人么,大家参考宋安东和英如镝吧。

4.Jaromir Jagr,捷克冰球选手,目前为NHL佛罗里达美洲豹队效力,重点是他是1972年生人,职业生涯从1988年至今,基本上他那一辈都退役了,除了他,嗯。

5.原型昆仑鸿星,大家自行百度。

6.作者本人主队,夹带私货,此球队球路野蛮大开大合,注重身体碰撞,文中设定和老聂球路很合。(大坏熊老聂,下一个)

7.冰球圈神他妈有毒,NHL对同性恋支持率94%好像,每年还有为同性恋球员做活动。

8.继续夹带私货,Adam McQuaide和Torey Krug是棕熊队的两个后卫,嗯球路确实是和本文设定里头老聂和瑶瑶很像,身高也(196和175)

评论(5)
热度(65)

© 倘若我死而你尚在人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