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若我死而你尚在人世

伊子/Yancy‖霹雳‖冰球RPS‖聂瑶‖楼诚‖21一生推‖我长那么帅当然不是异性恋也不是同性恋——我是无性恋啊

【魔道祖师/聂瑶】月满无缺 第四章

『この世をばわが世とぞ思ふ 望月の欠けたることもなしと思へば』

『此世即我世,如月满无缺。』


来人正是聂怀桑,聂明玦的幼弟,聂明玦回来的事情早有人去告诉了他,也不知道是谁在嚼舌根,说他大哥带回来一个貌若好女的娈宠。聂明玦最是正气凛然的人,绝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要带人回来,那肯定是未来的家主夫人。聂怀桑清楚他哥的人品性格,还以为他哥终于开了窍,给他带了个嫂子回来,下了学便急匆匆回来,听说兄长在自己院子里,也不顾侍从的阻拦,就跑进来了。

“大哥……呃……”聂怀桑跑过来,就看见一个白嫩嫩的少年惊叫一声躲到了他大哥的背后。

“滚出去。等会收拾你。”聂明玦脸黑着,护住孟瑶,他对弟弟丢下这句话,然后回头道,“怕什么,我们没做什么事情,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孟瑶脸滚烫,低下头,不敢去看聂明玦,人还是躲在他身后。聂明玦也知道他这个样子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改过来的,便只是皱着眉看向目瞪口呆的聂怀桑,不悦道:“你怎么还在这儿,出去!”

聂怀桑如梦初醒,逃命一般跑出去,一边喃喃自语道:“大哥居然没有打我……真是不正常啊。”

被小弟当做“不正常”的聂明玦,在看到聂怀桑人没影了之后,就把孟瑶从身后拽出来,扔了一块浴巾在少年头上,孟瑶爬出温泉,把自己裹好,聂明玦则披了外衣吩咐人去找他能穿的衣服。很快有人拿来他年少时的旧衣服,他拿回来,递给孟瑶,一边数落他道:“你躲什么?我们堂堂正正,洗个澡而已,你怕什么?”

“我习惯了……”孟瑶道。

“什么习惯?”

“我以前在……青楼的时候,母亲还在……不管什么时候,她都让我躲着,有一次……”孟瑶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色一下子惨白惨白的。

聂明玦看他单薄的肩膀轻轻颤抖着,孟瑶穿的衣服是他十来岁的旧衣,因为料子所以保存得很好,孟瑶身材瘦小,那衣服在他身上还是有些大,更衬得人可怜起来。

聂明玦突然意识到,孟瑶生得太好了,若是女子,他母亲是不可能在青楼里保下他的,而男子……也是有人喜欢的。

他沉声道:“是否是……有人对你行过猥亵之事?”

孟瑶看他,一双漂亮的眼睛里又蓄满了泪水:“我……”

聂明玦实在是见不得他哭,忙道:“男子汉大丈夫,总是哭哭啼啼,像什么样子。”孟瑶委委屈屈地看他,拉着他松松披着的外衣袖子,聂明玦天大的火也发不出了,叹口气,他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到我房里说罢。”

聂明玦的房间布置得很简洁,一张大床,一张桌子,两张凳子,除了墙上的佩刀之外没什么装饰,桌上只有一壶冷茶。

聂明玦倒了两杯,才喝了一口,就皱眉阻止了孟瑶,唤人去重新沏茶。他道:“你若是不想说,我也不强求。但是有些事情说出来可能会舒服一点。”

孟瑶低垂着眉眼,捏着衣角不说话。热茶上来了,聂明玦为他倒了一杯,他突然抬头:“恩……大哥……我能和你一起睡吗?就一晚上。”

聂明玦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看得男孩儿白净的面皮又红了一大片,良久,他道:“可以。”

他救下孟瑶的那晚上,孟瑶就是和他睡的。在他看来,孟瑶如今还不过是个孩子,在一个全新的环境里自然是会依赖自己最信任的人,要和他睡也无可厚非。

聂明玦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或许是天生强悍的他对柔弱的事物毫无抵抗力,或许是对孟瑶的期许怜惜被放大到了极点,他很快接受了此孟瑶非彼金光瑶的事实,并且对孟瑶表现出了无比的纵容。

“我让人送饭进来,正好我还有事要找怀桑。”孟瑶肚子突然的咕噜声让他想起孟瑶还未吃饭,聂明玦早就辟谷,但孟瑶不过是个毫无根基的凡人,他对孟瑶嘱咐了句“不要乱跑”然后忍不住摸了摸他的脸颊。

他一时失态之后立刻反应过来,不太自在地咳嗽了声,然后匆匆跑出去找人做些食物送去他房里。

他到聂怀桑房里的时候,聂怀桑正翘着二郎腿嗑瓜子,手里还拿了本什么书,见他来立刻藏到袖子里,正襟危坐。

聂明玦眯起眼睛:“拿出来。”

聂怀桑讨好地笑着:“大哥,你说什么,啊哈哈哈哈哈哈……”他站起来,“大哥,你坐啊……我……”

聂明玦一言不发,只是盯着他,聂怀桑打心眼里怵他这个如父的长兄,默默地把袖子里的书递给他。

封面上写了《刀斩风月》四个大字,画了一个俊美男子,手持长刀,英气逼人,聂明玦翻开一页,只见那里头写道:

“……乜曜珏搂着金无瑕温香软玉的身子,只觉一阵心猿意马,那金无瑕年方十五,面若桃花,眉目含情,软声道:‘恩公救我出那小倌馆,我无以为报,只有以身相许……还望恩公不要嫌弃。’

但见:

秋水顾盼灼辉光,凝脂赛雪兰麝香。

宿昔同裳胜安陵,枕上联玉唤龙阳。

……

云收雨散,金无瑕娇声婉转,香汗淋漓,那白生生的臀上一片桃红,后庭缓缓流出阳精,乜曜珏看了又是好一阵轻怜蜜爱……”

聂明玦脸色黑沉,又快速地翻了几页,只见那乜曜珏救下金无瑕后将人带回家中,又同无数男子有了这样那样的关系,最后当上了武林盟主,享尽齐人之福,这小说还带了绣像,画上乜曜珏搂着一个个或妖媚或清秀的男子行那云雨之事,纤毫毕现,聂明玦重重哼了一声,把书毁坏,喝骂道:“荒唐!我平日是怎么教你的,说,谁给你的书?”

“我……我在书店找到的……”聂怀桑嗫嚅道,“他们说大哥带回了一个娈童……我只是……”

聂明玦打断他:“没有只是。孟瑶不是我的娈童,他是……”他一时语塞。

“我大嫂?”怀桑眼睛一下子亮起来了,“我就说,大哥拒绝了那么多女子,肯定是……”他咳嗽两声。

聂明玦冷冷地看着他:“你是不是皮痒了?我救下他可不是跟这里头的人一样抱着龌龊心思,你不觉得他像谁吗?”

“我进去的时候你们在鸳鸯浴,我哪儿敢看啊。”聂怀桑委屈道。

“他是金家的孩子。”聂明玦道,“他母亲是名妓孟诗,父亲是金光善。”



评论(14)
热度(93)

© 倘若我死而你尚在人世 | Powered by LOFTER